正文 第19章 驚現干尸

    古色古香的街道上,突然間來了大批的官差,他們走到一處角落里用白布蓋住地上的一具尸體,然后將其抬到擔架上快速撤離。

    而不遠處則圍著一大群人,他們見尸體被抬走,不禁松了口氣。

    “咋的了發生什么事了”有不明就里,來的晚的人看著官差面色異常的匆匆離去,有些不解的問道。

    看到先前一幕的人滿臉的驚恐,說話都不利索了,“死死人了。”

    “死人死人有什么好怕的”這人是個九尺高的壯漢,可不懼什么死人,見旁邊的人臉色蒼白,一看就是被嚇得不輕,不由得有些鄙夷道“我說你們膽子咋這么小,不就死個人嘛,怕啥子呦。”

    那人依然畏懼的回道“他沒有血肉,只剩一張皮”

    死者渾身上下除了衣物能看出是個男人,其他的只剩下干癟的頭顱和骨架,一層薄如羽翼的皮松松垮垮的貼在上面,讓人見了皆是望而生畏。

    四方鎮死人了,而且死相恐怖,這一消息瞬間傳遍整個鎮子和附近的十里八鄉。

    一時間,人心惶惶,人人自危,家家戶戶一到日落時分,皆是合上房門,閉不出戶,整個鎮子除了狗吠和風聲,安靜的像是沒有人居住一般。

    翌日,當角落里再次出現一具干癟的尸體時,四方鎮亂了

    四方鎮是邊城的一個小鎮,近年來,鎮內商業發展迅速,著實為天元國增加了不少賦稅。這是一塊風水寶地,如今卻接連發生命案,還是這般恐怖的死法,于是驚動了邊城衙門,立馬派人過來仔細查案。

    官差挨家挨戶的敲門詢問,輪番問了個遍也沒有問出個所以然,只能加派大量人手在鎮內巡邏。

    第三日,依然是老地方驚現一具尸體,這一下子,不止是鎮內之人,就是附近十里八鄉的人也慌亂不已。

    一個個都在猜測莫不是鎮內出現什么吃人的怪物不然也不能躲過官差來作案,而且尸體干癟,沒有一絲血肉,一看就像是被吸了精氣之人。

    由于死者都是男人,衙門核實過還全都是健壯的男人,這更加證實了人們的猜測。因此,鎮上流傳了狐貍精夜間引誘男人的各個版本。

    一連幾日,鎮上又出現了幾具干尸,同樣的,鎮內的街道上除了巡邏的官差,再也見不到一個壯年的男人。

    一處寂靜的院子里,柳媚兒聽完文婆子稟報外面發生的事情,就揮手打發走了她。

    雖然沒有真憑實據,但是她心有所感,這幾條人命跟那幾個女人脫不了干系,尤其是冷血無情的沈青萍。這個女人前世就是個殺手,手上沾染的人命不計其數,向來不把人命看在眼中。

    鎮上連番出現的命案,除了她,還沒有人敢這么有恃無恐。

    只是她想不通好端端的沈青萍為何要連傷多條人命

    她剛才問過文婆子,死者都是普通人家的男人,跟沈青萍絕對扯不上一絲關系,可她為何要向他們下毒手

    想了半天也沒有想明白,最后她索性也不想了。

    原劇情中,沈青萍登上皇后寶座,可是徹底將天元國清理了一遍。凡是和她對立,不臣服于她之人,她皆是將其除去,所傷及的人命更是數以萬計。

    讓她記憶最深刻的一幕,一個地方藩王因為反對百里敬軒立沈青萍為后,她竟是直接將其的封地滅了。藩王五馬分尸,家人更是受盡百般苦難,凄慘而死,連剛出生尚在襁褓中的嬰孩也被丟進火堆活活燒死。不止如此,歸屬藩王管轄的老百姓們也不能幸免,全部被她下令屠殺。

    遍地殘骸,血流成河,最后城池在赤紅的火焰中轟然倒塌。

    從那以后,天元國再也沒人敢明面上反對沈青萍,她也達嘗所愿的成為一國之后。

    偏偏這樣一個心狠手辣,喪失人性的女人,是天道命定的女主,她動不得,殺不得。

    柳媚兒心中都快要嘔出血來。

    她怎么就那么衰,穿越到一本書中也就罷了,可是書中的女主為何是如此滅絕人性之人。

    想當初,末日降臨,世界大亂,她一個女子在末世艱難求生,歷經千辛萬苦,才在亂世中保住一條命。后來她接連覺醒了治愈系異能,雷系異能,空間系異能,才總算有了生存下去的資本。

    可是天不遂人意,沒過多長時間好日子,一場雷劫就毀了基地,而她僥幸躲進空間,雖然逃過一難,卻穿越到這個陌生的異世。

    剛穿越過來,昏迷不醒躺在后山中的她,恰巧被來此尋人的傅家二郎和傅家四郎所救回去。他們救了她,又給了她一個落腳之地,一個能躲避衙門搜查下去的身份,讓她在這個異世漸漸的站穩腳跟。

    她心里是感謝他們的,若是沒有他們,那個雨夜,孤零零躺在后山昏迷中的她,怕不是被淹死,就要被野獸給叼走。

    她不是知恩不報之人,因此,后來當她遇到沈青萍,得知這個世界是她看過的一本書,而且傅家兄弟最后落得悲慘的下場后,她立馬想辦法救他們兄弟的性命。

    思緒到了這里,柳媚兒心中不由得感到一絲苦澀,最終她所做的一切,也抵不過旁人的陷害。

    罷了,本來就是假夫妻,和離了也無妨,只是她的心還是隱隱抽痛。

    她不愛他們,可是她是真的把他們當做家人,就這樣狼狽離開,她心有不甘啊

    不久后,傅家就會重新迎進一個女主人,而且還是當初陷害她之人,想起那個女人,柳媚兒眼眸一寒。

    劉念竹本是百里竣燁的人,被他派到醫館監督傅家,后來任務失敗,逃竄離開。

    再次見到她,要不是憑著她身上的氣息,對于一個換了臉,還擁有一個新身份的女人,她還不一定能認出來。

    她曾在江南問過百里竣燁此女的事跡,得知此人幼時就進入九王爺府,經過培養成為一名殺手。早年立過大功,是以,當她要離開王府,打算隱姓埋名過日子時,沒有受到阻礙。

    她現在以劉不阿之女的身份留在傅家,這關系也太巧合了吧。

    看來有機會,她還是要再去會會那對父女,她想看看他們到底是安得什么居心
体彩电子走势图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