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0章 回城

    “咳咳”

    墻那邊,響起一陣重重的腳步與咳嗽聲。

    故意的。

    宣告主權的咳嗽聲。

    范云聽那咳嗽聲,就知道是前面那家,他應該叫二爺爺的老頭。

    他也沒理那老頭,而是往回走了幾步。

    唐若的心情似乎好了不少,她輕輕地道“那就這樣吧,明天見。”

    好的。

    明天見,唐若不知道,她的這句明天見,一定能讓范云高興的睡不著覺的。

    第二天,范云為了搭乘第一趟進城的班車,比他老媽說的班車來的時間,整整提前了半個多小時就在馬路邊等著了。

    范云媽道“你急什么急,車也不來,要六點半才到咱這里,你六點二十再出去也來得及。”

    “不不不,我早一點過去,萬一班車過去了,下一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時候”范云拿著他的東西,頭也不回往外走。

    “打傘打傘”

    外面下著雨,沒完沒了的春雨。

    范云趕緊又回來,拿上自己的傘,真是忙則生亂,他太著急了點。

    果然,班車六點半多一點才到,范云買了票,往里鉆。

    車上放著六個裝滿白菜花的大籮筐,就把中間的位置給擠滿了,他是半路上車,只能往里鉆,坐在后面。

    這趟車,是進城賣菜的農民必坐的,為什么趕早啊

    這些賣菜的,就是范云他們重點管理的對象。

    因為,這些農民既不可能在城里租個攤位擺賣,又不愿意便宜批發給別人,于是,就只好自產自銷,每天挑著籮筐進城打游擊,走街串巷的賣。

    她們會在城管上班之前,而她們已到了城中之后的這個短暫空當里,在人流量最大的老廣場那兒先賣上一會兒。

    一開始,賣得很快,又便宜又好嘛

    賣著賣著,城管上班了,她們就開始游走,這時候菜也被翻得賣相差了一些了,賣起來就難一些了當然,如果她們愿意繼續壓價,還是可以賣得很快的。

    這種經營方式,確實是那些租攤賣菜者的強有力競爭對手,亦給城市管理增加了一定難度。

    但是,因為她們的存在,又使得那些長期賣菜的不可隨意提價,因為,有比較唄當然,這是范云認為的。

    這些賣菜的,沒有一個男勞力,全是女的,大多是四五十歲的中年婦女,間或有一兩個六十好幾的。

    只有她們,才吃得了這風吹日曬東躲西藏的苦。

    唐若、李陽、梅霖、大喇叭、郵政所夫人這些從沒挑過擔子的,挑上那一對裝滿菜的大籮筐后,恐怕要壓得腰都直不起來。

    本來,這些賣菜的女人們在車廂里嘰里呱啦正聊著雨水天氣白菜花的。

    此時,她們看著身穿城管制服的范云上了車,停了一下。

    不知道是誰起了個頭,嘻嘻哈哈調侃起范云來“弟弟,我們這些菜,都是批發的。”

    “就是的,進城擱下就走,都是別人預訂的。”

    “弟弟,你是這個村子的啊我有個老表就是你們村的”

    范云唯有笑笑。

    不然,他還能怎么辦

    班車一會停一下,一會停一下,一路上,不斷有人攔車上車,終于,車里再也擠不下一個人、一只雞、一只鴨了。

    司機對著馬路兩旁揮手攔車的人,也鄭重的揮了揮手告別滿員了,下一趟

    搖搖晃晃的班車開進了湘源汽車站。

    范云一看時間,還早,唐若八點二十才送馬雪瑩到幼兒園,他就先回了一趟宿舍,把帶來的衣服擱下,然后才朝馬雪瑩上學那個幼兒園走。

    那是個很大的雙語幼兒園,位于小城東南方向的四賢路上,離梅霖住的十八米大街倒不遠。

    范云站在幼兒園門外不遠的一棵銀杏樹下。

    樹葉如斧。

    每一枚從空中飄落的銀杏葉,都是冬天在向春天示威。

    范云看看手機,八點半了,唐若還沒有從幼兒園里面出來。

    是不是自己來晚了

    莫非她已經回去了

    又莫非

    范云的心里空落落的,那種心底羽毛般失重,飄浮于空中的感覺,讓他覺得今早上看到的每一個人似乎都比自己幸福。

    無論是像個小大人般嚴肅的揮手與媽媽告別的小男孩。

    還是臉上掛著淚蛋蛋,摟著紅了眼圈的爸爸脖子不愿撒手的小公主。

    他們,都很幸福。

    “嗨”

    唐若終于來了。

    范云看到唐若的瞬間,突然覺得心底那種空蕩蕩的感覺瞬間又落回到了實處。

    唐若,真是他情感的天平上,最重要的一顆星定盤星。

    此刻,范云覺得只要有了她,他就能夠找到自己存在的意義,自己來到這顆茫茫宇宙中獨自旋轉的星球的意義,就是來找唐若的。

    發現她。

    找到她。

    去愛她。

    唐若撲閃著長長的睫毛,略帶羞澀又不失大膽的看著他“你來得這么早啊”

    范云嘴角上揚,朝她笑了笑,點點頭“你什么時候回去吃早餐了嗎到哪里坐車啊”

    范云一連問了三個問題。

    他心里何止三個問題,他的問題還有許多昨晚睡得好嗎你昨天晚上難道哭過為什么你的眼睛有一點點腫啊

    是的。

    昨天晚上,唐若確實哭過。

    昨天晚上,馬雪瑩已經呼呼大睡的時候,她睡不著,最近的事情有點多,特別是因為范云的出現,讓她的心中突然有了一種十分強烈的感覺。

    范云就像一塊擁有強烈磁場的磁鐵一樣,在慢慢向她接近,靠攏。

    有一陣子,她很想用力地將他推出去,推得越遠越好,可更多時候,她卻感覺自己正被那種強烈的引力吸著,朝范云愈靠愈近,她感覺自己離“叮”的一聲后,“嗖”的朝范云緊緊貼攏,已不遠了。

    唐若弄不清楚,這種感覺對她自己來說意味著什么。

    是在意嗎

    是喜歡嗎

    是渴望與被渴望嗎

    還是,他足以代表自己心甘情愿飛赴的那團火。

    她覺得,如果自己要是沒有認識方科,該有多好,這樣自己就可以不顧一切,投向范云的懷抱。

    唐若就想。

    范云心里是怎么想的

    他喜歡自己嗎

    如果他喜歡自己,能喜歡到什么程度呢

    她將兩只手墊在腦后,躺在床上胡思亂想,一會兒想到范云,一會兒想到奶奶,一會兒想到自己小時候的一些往事,想著想著,不知不覺,眼淚就下來了,唐若翻轉身子,把頭埋進枕頭里,索性讓自己哭個夠。

    此時的唐若,看著范云的眼神里,一半是親切,一半是關切,她忽然覺得眼前這個男人,應該是自己早就已經認識了的啊

    早于方科。

    早于奶奶。

    早于父母的那種認識。

    一個送孩子的家長,從幼兒園出來后,朝唐若看了幾眼,這讓唐若有點不好意思,那個家長她認識,她的孩子跟馬雪瑩是一個班的,唐若咬了咬嘴唇,對范云輕輕道“走吧我們去吃早點。”

    漠川煮粉店。

    唐若給范云叫了一碗二兩的煮粉,她自己要了一兩。

    米粉店老板手中的炒勺上下翻飛,舀高湯,下米粉,加入豬肝豬腸瘦肉,再來上酸辣筍、蔥花芫荽調料,熱情的煤氣爐那小火苗“呼呼”的舔著鍋底,眨眼之間,粉端了上來。

    唐若抬手把發夾往后推了推,夾住額前一綹快要散下來的頭發,然后又往耳后攏了攏。

    她的動作,落在范云的眼中,有一種獨特的嬌柔之美。

    范云覺得,如果唐若留長頭發的話,一定也很好看。

    唐若微微低頭“吃粉。”

    她知道范云在看她,不只是范云,好幾個來吃早點的小伙子,進店后都要往她身上瞟兩眼。

    不過,唐若不會看他們,看,也只看范云。

    她將自己碗中的豬腸與豬肝挑到范云的碗中“這個,你吃”

    范云看看她。

    “我不喜歡吃這些。”

    沒錯,唐若不喜歡吃這些,凡是動物下水,她大多都不喜歡吃,她喜歡啃雞爪子雞翅膀,吃魚頭,她吃東西,不喜歡那種口口是肉的感覺。

    唐若喜歡啃骨頭。

    范云吃得呼呼嚕嚕的,跟個豬八戒一樣。

    吃完粉,他抽出紙巾遞給唐若一張,又從米粉店的大水壺里倒了一杯溫開水給唐若。

    “你去哪里坐車還是有人接你”

    如果有人接她,希望不是方科。

    唐若搖搖頭“沒人接我,我去湘漓汽車站坐車,那里有通麥源的班車。”

    那個爛泥巴塘一樣的汽車站

    原來,唐若是湘漓麥源的。

    范云點點頭,自己還沒有找老魏銷假,不急,他對唐若道“我送你去吧”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可以了,我坐慢慢搖去。”唐若的話雖然輕柔,卻不容置疑。

    范云突然覺得,原來,看似柔若無比,風一吹就歪呵口氣兒就倒的唐若,其實,極有主意。

    好吧

    那妳就自己去吧

    范云將手機遞了過去“這個手機,你帶著吧,萬一有什么急事,有個手機總好一些的。”

    他的這個提議,唐若沒有拒絕。

    唐若走了。

    范云想起昨晚跟她打完電話后,手機短信就顯示余額不足了,他立刻走到老廣場移動公司營業廳里,給手機充了一百塊錢話費。

    一張一百塊的大票子,眨眼就進了別人的口袋,換成了一些看不見、摸不著的東西。

    依舊是上次買手機時,接待他那個妹子,微笑著對前來充值的范云道“先生,我們公司現在做活動,充五十送十塊,充一百送三十,先生,您看看你需不需要充一百元”

    “不需要”范云覺得她的微笑如此可疑,因笑而起的小酒窩,看上去很像一眼深不見底的陷阱。

    “充三十”

    “好的,先生您稍等,現在就為您充值”小酒窩依舊笑容可掬。

    “等等,充五十”

    “好的,先生”

    “不不不,等下等下,還是充一百算了。”

    小酒窩笑得愈發迷人。

    可是,落在范云的眼里,卻覺得那酒窩里,無非好笑,外加揶揄。

    范云出了營業廳,順著人行道往方科那個包子店拐,不知道為什么,最近,他總是想走這一條路去他的地盤。

    正站在奶茶店門口的何蘭芬與梁蓉看到了他,她倆一起招手“來來來,范云,過來。”

    女人叫他。

    不是八卦,就是敲詐。

    果然,梁蓉一臉壞笑看著他“哎,我說范云,你有事請假了,可把我們累得不輕,我倆本來管這一片每天就快累得媽都不認識了,昨天,還要分出一個去幫你看片,你得請客”

    何蘭芬也起哄道“請客,范云,你請客”

    “請什么呀我的姐姐,早飯太晚晚飯太早。”

    “我們不吃飯,我們要那個”梁蓉伸手一指奶茶店兒。

    范云點點頭,真是怕了她們了。

    奶茶店的小妹看著他仨,笑著問“要哪一種,前面奶茶單子上都有。”

    “要最貴的”梁蓉道,該宰不宰,她自己都不會原諒自己的。

    那就最貴的。

    付款時,范云看著難以接受的價格,肉雖然挺疼,但依舊面不改色。

    甚至,他還問這兩個大姐“還要不要來點小點心,馬路對面就有。”

    “不用了,走吧你上崗去吧。”

    “去吧,去吧。”兩個大姐聽得懂范云的意思,但假裝聽不懂,單身狗,宰了再說。

    范云決定還是不再拐到包子鋪那兒了,萬一碰到趙艷玲跟唐彬,弄不好又要被宰。

    算了,還是順著自己的地盤往上走好了。

    “我的地盤,我作主。”范云邊走邊嘟囔道。

    范云不知道,他的這一句話,不久之后被移動公司征用了,成了動感地帶套餐的廣告語。

    一分錢創意費也沒給范云。

    走到金靈渠廣告公司樓下,范云抬頭看看,五樓,原先懸掛廣告招牌的位置,現在正有幾個工人在那兒吊新招牌,長長的繩子從樓上垂下來,吊著兩個正在作業的工人與新招牌,這兩個工人,一定是裝空調的改了行,又或兼職搞外快的。

    范云決定上去看看,看看他們的安全措施與保護措施做的怎么樣,即使是低空作業,亦不可馬虎。

    上樓前,范云買了一包綠箭,自己嚼了一個。

    金靈渠廣告公司前臺,先玲正坐在臺里摳指甲蓋玩,看來,這會子她沒什么事,挺清閑的。
体彩电子走势图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