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五章斬太歲城的天才

    “七品血脈!”

    “是七品血脈!這太歲城的郭如龍真的不簡單。”

    “七品血脈,葉辰這一下有點麻煩了!”

    “不知道另外一個叫辛敖云的是幾品血脈,如果他也是七品血脈,那葉辰的麻煩才大了。”

    城墻上,一些人看到郭如龍展現出的血脈紋,頓時替葉辰擔憂起來。

    鏗鏘!

    辛敖云聽到這些議論聲,他的信心也跟著回歸。

    拔劍之時,他故意展現自己的血脈紋,赫然是七品金色辰龍血脈紋!

    “呤!”

    辛敖云展現出血脈后,立即血脈化形出,七品辰龍血脈的血脈戰獸——角龍!

    蛟龍只能凝聚天地水氣于周身,可以飛行高度,也只是三十米左右。

    而角龍,則可以騰云駕霧,凝云成雨,爆發出更為恐怖的戰力。

    假如,這是軍隊交鋒的時刻。

    角龍,凝云成雨,轟擊而下的雨滴,將造成大面積的殺傷!

    嘩啦。

    嘩啦。

    嘩啦。

    辛敖云的角龍,凝云成雨!

    它的周圍的天空,立即灰暗落雨,而這些雨并沒有滴落向地面,它們在角龍的身邊,滴落又消失,周而復始!

    辛敖云在角龍凝云成雨之時。

    他的周身,立即憑空雨滴飛落,而他拔出的長劍上,雨滴沾染劍氣,頃刻間劍氣縱橫,場面駭人!

    “七品血脈太恐怖,血脈戰獸出現,它們的特殊力量,修武者立即就擁有了。”

    城墻上,有人敬畏的說。

    “葉辰這一下真的麻煩了,辛敖云與郭如龍,不可能如薛一甲一樣,用血脈戰獸攻擊他的。”

    有人臉色凝重的說。

    此時,朝歌城的人,全部都靜默下來,郭如龍與辛敖云這兩個不要臉的太歲城天才,實力真的太可怕。

    “葉辰,是你的自大害了你!”

    羅城主在晶石馬車中,幸災樂禍的瞧著這一幕。

    如果不是葉辰喊出,讓郭如龍與辛敖云一起上的話,這兩個從東荒太歲城來的天才,也不敢如此不要臉的,聯手上擂臺。

    古霜兒見此,她急忙將從羅天青身上剝下的六品戰甲,拋向葉辰大喊道:“葉辰師兄,換上六品戰甲,再與他們打!”

    咻!

    咻!

    咻!

    辛敖云在古霜兒拋出六品戰甲的之時,一躍沖天,竟如圣境強者般,直接登臨天空,喊道:“這套戰甲屬于我了!”

    與此同時,他揮斬五品戰劍,凝云成雨的劍氣,化成一柄柄劍氣組成牢籠,向葉辰籠罩而去。

    在這一個過程中,他宛如一陣風,直撲古霜兒拋上來擂臺的六品戰甲。

    他絕對不會允許,葉辰有機會換上六品戰甲!

    郭如龍也動了,他低吼一聲,打出血脈戰技——宗師境十品的奔雷劍訣!

    轟!

    轟!

    轟!

    他斬出的劍勢如雷,劍氣狂暴緊隨辛敖云斬出的劍氣牢籠,一層層籠罩攻伐葉辰。

    他們兩個皆是先天境四段,戰力達到八千斤。

    現在血脈加持之下,戰力翻了一倍達到一萬六千斤,加上五品戰劍與宗師級十品血脈戰技,他們斬出的劍氣,每一道都達到了三萬四千斤以上。

    這樣的劍氣,在他們看來,以葉辰先天境二段,加五品戰甲的防御,抵擋不了幾道。

    只要可以攻伐到葉辰,葉辰是必死無疑的!

    “你們太弱,也太慢!”

    而面對,如此駭人的劍勢殺招,葉辰如此說道。

    下一刻他中的五品天星劍,一劍揮斬!

    砰!

    砰!

    砰!

    辛敖云打出的劍氣牢籠,與郭如龍打出的劍勢如雷的所有劍氣,全部被葉辰打出的劍氣震碎。

    因為,葉辰加上五品天星劍,以及打出的流星劍訣,其戰力達到了六萬三千斤的巨力。

    這戰力超過了辛敖云與郭如龍打出的招式一半,直接碾壓粉碎了兩人攻伐出的所有劍氣!

    “葉辰,我們可不慢!而且你這樣用血脈加持之力,又能用此次呢?”

    郭如龍眼中滿是驚駭之色的暴退,隨即他低吼道。

    此時,他看到辛敖云,已經用靈力將六品戰甲卷了上去,這是一種勝利!

    只要辛敖云奪取這件六品防御甲,他們兩人斬殺葉辰的機會就將大增!

    辛敖云也在空中狂喜之極,他利用七品血脈戰獸,賦予他的特殊力量,成功截獲了葉辰將要獲得的六品戰甲!

    “對不起,葉師兄。”

    古霜兒見此臉色蒼白,哭著說!

    她做了件蠢事情,不僅沒有幫到葉辰,反而丟失了一件六品戰甲,這讓她心中好難受。

    “哈哈,葉辰,現在你的心情是不是非常難受,你的好師妹在給敵人送六品防御戰甲!”

    雷無道興奮的大笑!

    “致命的一拋啊,葉辰極可能被他的這個師妹害死。”

    城墻人,有人哀嘆與指責古霜兒。

    羅城主,孟元虎,杜天火等人喜于形色,古霜兒的愚蠢一拋,讓葉辰完全處于下風一樣了。

    轟!

    咔嚓!

    可是,下一刻,羅城主,孟元虎,雷無道等人的眼睛,全部被瞪大的要掉落出來。

    因為,辛敖云要接到六品戰甲之時!

    這六品戰甲卻驟然加速,宛如流星,轟破他的先天罡氣與六品戰甲形成的靈甲,斬斷他頸脖。

    辛敖云的頭顱飛起之時,他的臉上還帶著歡喜的笑容。

    而后他的人頭在下落之時,表情在變化,他的臉上竟是不解之色。

    他不明白,他成功截獲的六品戰甲,怎么就要了他的命?

    “怎么會如此?這六品戰甲怎么能破掉,辛敖云以先天罡氣與六品戰甲融合,形成的防御靈甲?”

    有人驚呼道。

    “我的天,這是什么情況?要被辛敖云奪取的六品戰甲,把他給殺死了?莫非這件戰甲,還能自己攻殺人不成?”

    有人震驚大喊。

    “難到是葉辰把六品戰甲當成了劍?可是他根本沒有接觸過六品戰甲,這不可能啊?”

    有人如此猜測,又自我否定道。

    此時,無論是朝歌城的圍觀之人,還是太歲城的圍觀之人,絕大部分人都是目瞪口呆,無法理解辛敖云為什么會被六品戰甲給斬落了頭顱。

    要知道,辛敖云以血脈加持之后,他身上的靈甲防御,能防御五萬四千斤的攻擊力!

    現在毫無戰力的,被古霜兒拋上擂臺的六品戰甲,卻破掉這樣強悍的防御,殺死了他,這簡直如天方夜譚般的荒謬!

    “爹,這是什么情況?難到是六品防御甲,有攻殺力量嗎?”

    謝小宇同樣目瞪口呆,他向謝無雙發問。

    啪!

    謝無雙給了謝小宇的腦袋一下,大聲說道:“不學無術的家伙,六品防御甲怎么可能有攻殺力量?

    這是葉辰剛才打出的劍氣,斬在了六品戰甲上,讓這六品戰甲向上飛沖,最終達到了與他的劍氣,一樣的速度與力量!”

    謝小宇一聽,如醍醐灌頂般明白過來,旋即他瞪眼道:“如果是這樣,這件六品戰甲豈不是廢了?”
体彩电子走势图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