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11章 兩到三年

    楊政丞想,這一兩天確實不適宜立即解除實質性的工作。既然如此,四處走一走,是不是適合

    在縣里地建公司,工作的總攤子就那么一些事情。具體如何分割、分工,是董事長廖程進的事情,但常務副這個職位又具有特殊性,有些工作是慣例負責的。比如縣財力這一塊的管理,就例行歸口在常務副的職權。

    楊政丞到云笛之前,縣里財務這一塊自然也會有人負責的,不會是廖程進自己掌管。如今,楊政丞到任,這一職權會不會歸回來自然也在廖程進的覺得,同時也在于云笛的人對楊政丞的信賴程度。

    想來,廖程進也不會對一個三十歲不到的年輕人就直接地信任,自然不會將常務副的工作職權立即交給自己。對這樣的事情,楊政丞也是理解。就如同鷹飛有限公司招聘新人,總要先面試,試用期等等。

    等莫文燾離開,楊政丞先給唐鈺彤打電話,告訴她自己已經到目的地。原先,自己選擇到云笛來,唐鈺彤也想跟過來,但劉燕不答應,說鷹飛食品那邊雖然名義上交出去,不再受楊政丞的掌控,可他的股份還有,依舊是所有股東里比例較大的一個。

    更重要的是,鷹飛食品的核心不會因為楊政丞到云笛就改變,這一點劉燕和管理團隊都會謹記在心,但從某種意義上說,唐鈺彤留在鷹飛食品,才會讓這樣的核心實實在在存在于人們心里。

    唐家也是這個意思,而老媽也不想讓唐鈺彤到云笛來受苦,她留在鷹飛食品始終就有楊政丞的影響。關于這一點,楊唯和楊正宇最初的極力反對的,還是趙青蓮堅持不肯退讓,才有這樣的結果。

    唐鈺彤在電話里還有些抱怨,說將她一個人丟在江添市。之前楊政丞在桔城市,走江添市只要兩三個小時,如今,楊政丞到云笛了,要過來看望楊政丞就不容易。

    楊政丞只能好言以勸,讓她安心。鷹飛食品是大家的心血,鷹飛有限公司還有很多決策都還沒實現,都需要楊政丞身邊的人來達成。唐鈺彤自然不能推脫,理所當然得擔起這樣的擔子。

    自己離開,留給賈梓潼、劉燕等人的問題可不小。楊唯從京都抽調幾個人進入鷹飛有限公司和鷹飛食品,進入管理層,但按照之前說好的協議。這些人只參與決策但不能否決賈梓潼和劉燕的決策。

    鷹飛有限公司和鷹飛食品近兩到三年里,目標也運轉方式不能調整、更不能改變。這是賈梓潼以鷹飛有限公司管理團隊的名義,爭取到的,也為老楊家和楊政丞之間的緩解過程。

    如果老楊家不能接受賈梓潼的意見,整個管理團隊都會離職。真發生這樣的事情,老楊家不僅拿到鷹飛有限公司和鷹飛食品無用,反而將成為他們非常大的負面。

    兩三年內,鷹飛有限公司和鷹飛食品調子還是以前楊政丞定下來的,如此,楊政丞也就有兩三年的時間,在這段時間里,他在云笛足夠做出不少的事情。

    真到云笛,楊政丞一時間也不知要從何開始。回想當初在落鷹坪村,自己也是懵懵懂懂,沒有確切的規劃,見步走步,到了這一局面。其過程,還是的里與幾個人的幫助。

    一是平湖舵手,他對落鷹坪村小的宣傳,只至關重要。從一開始的對立到后來的合作,平湖舵手最初也是為了他的公眾號能夠得到更多收益,但后來,彼此之間的關系就超越了合作。到如今,他們之間關系并不顯得多親近,還是那老樣子,但如果楊政丞這邊需要,平湖舵手就會出手來一波推手。

    隨后是賈梓潼三人組,在經營鷹飛有限公司的事務上,出了大力;再接著是劉燕等人,使得鷹飛有限公司和鷹飛食品一步步走到如今,受到國內外的關注。

    這過程中,還有一個節點就是鷹飛泉霖拿下三金獎、兩銀獎,這一事件將鷹飛有限公司完全推到國內消費者和其他方面的人們面前,也使得公司提升一大步。

    在云笛,自己的優勢如今換不能展露。也就是毫無優勢,弱點卻不少。年輕、空降、資歷淺薄、無業內經驗、級別高、位子重、外來人等等都是他的弱項,也會使得云笛這里的上上下下,在內心對自己的排斥。

    坐在房間和唐鈺彤聊自己目前的情況,也不以為然,有很多弱點、很多困難,那就一步步地走,總能夠將事情做下去。

    今年要做栽植項目,留給自己的時間不多。楊政丞想,下午該做的事情,就是先拜訪地建公司的董事長以及經理們。

    莫文燾準時出現,輕輕地敲門,因為房間門本身就是半開的,莫文燾便明白領導沒在睡。敲門進來,“楊經理,下午有什么安排嗎”

    “莫主任來了,好。”楊政丞笑了一下,“到云笛,當真是兩眼一抹黑,還要請莫主任多幫助。”

    “楊經理,這都是我應該做的份內事,是我的工作職責啊。有什么交代,我去安排。”莫文燾聽楊政丞說得直接,心里一緊,與領導相處關系重要,說不定新領導可能將自己換了。

    “我會的,可要辛苦莫主任了。”楊政丞面帶微笑,對這個比自己大幾歲的辦公室副主任,也是看出他的緊張。

    國內體系里,等級猶如金字塔,層次分明。除非的真正的嫡系,彼此之間的關系都存在這種因為要防范而緊張。

    “楊經理,這是我的工作,不辛苦。”莫文燾情緒不動地說。

    “那你聯系一下姚主任,看程進董事長在不在地建公司,如果在辦公室,又不很忙,我去拜見一下董事長。”到地頭,先拜訪各位前輩,做一個低姿態,想必不會讓人恨。

    “好的。”莫文燾說了,便到房間外打電話。隨即,莫文燾折回房間說,“楊經理,董事長不在地建公司,已經去天宇公司那邊,可能是同章董事長”
体彩电子走势图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