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七章 一模一樣(求訂閱~求月票~)

    入夜前一刻,杰拉德批閱完所有的文件后,這位漢斯海港的掌管者并沒有返回臥室,而是直接在椅子中閉上了眼。

    床,實在是太舒適了。

    舒適到他忍不住就會在上面浪費更多的時間。

    事實上,上一次在床上睡眠,已經是一年之前的事情了。

    恍然間,杰拉德才發現,不知何時起,他連在床上休息都成為了奢侈。

    對此,杰拉德自嘲的一笑。

    并沒有埋怨什么。

    這是他選擇道路。

    在選擇時,他就已經有所準備了。

    不知道表弟在干什么

    靠在椅子中,閉著眼的杰拉德忍不住的想到了杰森。

    下意識的,杰拉德睜開雙眼,就準備去度假小屋看看。

    不會去打擾杰森。

    只是在附近走走。

    想到就做,杰拉德睜開眼,起身拿起外套就向外走去。

    當走下德倫街111號的臺階時,老管家利德走了過來。

    “少爺,杰森少爺剛剛離開了度假小屋。”

    老管家如實的說道。

    在德倫街111號,杰森的行蹤很難隱藏。

    或者說,再瞞過大部分人時,無法瞞過剩余的一小部分。

    其中,自然包括老管家利德。

    “他去哪了”

    杰拉德一愣。

    “八爪酒館”

    老管家匯報著。

    “是去找他的那位貓洞朋友了嗎”

    杰拉德恍然的問道。

    “應該是。”

    “不過”

    “杰森少爺應該是想要做一些其他事。”

    老管家先是點頭,再搖了搖頭。

    看著利德的表情,杰拉德瞬間猜測到了什么,當即就要向德倫街外沖去。

    “少爺,等等。”

    老管家擋在了杰拉德面前。

    “讓開。”

    “杰森現在很危險。”

    杰拉德沉聲說道。

    “但也是歷練”

    “您是希望杰森少爺在今后的日子中,獨自一人歷練,還是在此刻,有您看管下歷練呢”

    “不要忘記了您最大的敵人。”

    “他不會對杰森少爺仁慈的。”

    老管家強調著。

    杰拉德沉默了。

    他無法反駁老管家的話語。

    因為,這是事實。

    他的那位老友,最大的敵人,可不會對杰森心慈手軟,只會用最狠毒的方式,將杰森抹去。

    呼、呼。

    杰拉德有些控制不住呼吸。

    “你能確保杰森的安全”

    急速的喘息了數次后,杰拉德再次問道。

    “當然。”

    “您別忘了。”

    “這里,現在還是漢斯海港。”

    “希望您能夠返回房間中耐心等待著。”

    老管家一笑后,建議著。

    杰拉德轉身就返回了房間。

    因為,杰拉德清楚,身為漢斯海港的掌管者,他不能夠將自己的急躁、緊張顯露出來。

    平時他自問在任何的場合,他都可以做到這一點。

    但事關杰森

    他做不到。

    所以,他需要一個獨立的空間。

    看著杰拉德的背影,老管家的笑容也無法保持了。

    他,剛剛說謊了。

    他無法百分之百保證杰森的安全。

    他之所這么說,是因為

    這是那位漢斯大人的命令。

    “您究竟要做什么”

    老管家在心底問道。

    房間中,杰拉德踱著步子。

    走一圈看一下角落里的表。

    他從未像這個時候緊張,即使是準備推翻舊聯邦統治的前夜,和緊張的同伴比起來,他都是放松之極的。

    那個時候,只關乎他自己的安危。

    為了理想

    他,并不在乎

    可現在不一樣

    現在是杰森

    是他的表弟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一道又一道的消息傳了過來。

    杰拉德驚訝的發現,磨蝕會的聯絡點一個接著一個被自己表弟發現了。

    信息上說,應該是那位貓洞劍士的功勞。

    但杰拉德堅定的認為這是自己表弟的功勞。

    雖然那位貓洞劍士不錯,但和自己的表弟比

    還差了很多,至少是歌爾賽到漢斯海港的距離

    嗯,不能算直線,山峰、丘陵的面積也要算上。

    得知杰森沒事的杰拉德微微松了口氣。

    可隨即,他收到了一條信息。

    艾莫斯

    海港磨蝕會圣堂的掌管者

    一個獲得了超過五次神恩的家伙

    對方出現了

    直奔杰森而去

    轟

    沒有任何的停留,烈焰從杰拉德的身上噴涌而出,這位漢斯海港的領主宛如是一顆流星,撞碎了窗子,直奔杰森的下一個目標而去。

    夜晚。

    烈焰橫空。

    整個漢斯海港都仿佛變成了白晝。

    下一刻,夜晚再現。

    烈焰深入地下。

    血腥味

    令杰拉德的腳步越發的快了。

    他的拳頭不由自主的攥緊了。

    全身的肌肉更是虬結而起。

    烈焰消失了。

    但是,更為恐怖的氣息卻在這高大的身軀中醞釀著。

    只差一個點。

    一旦達到了這個點。

    就是毀天滅地般的威能。

    慶幸的是,杰拉德看到了杰森。

    就在走廊盡頭的大廳內。

    呼

    長長的,杰拉德松了口氣。

    他的心,在這一刻恢復了平靜。

    表弟沒事。

    沒事就好。

    無數的話語想要說,但是到了嘴邊只剩下了一句

    “需要夜宵嗎”

    “當然。”

    “不過,我要去接個人。”

    杰森笑著回答著。

    “彼得斯嗎”

    “是個不錯的家伙。”

    “我會給他準備一份夜宵的。”

    對貓洞劍士,杰拉德有著相當好的印象。

    能夠安靜的守在自己表弟身邊,還有著不錯的實力,是個不錯的貼身侍衛。

    “最好有小魚干。”

    “杰拉德,你最好處理一下那個。”

    “磨蝕會應該是利用那個把握著你的行蹤,至于原理,我不太清楚,但我認為它應該不止一個。”

    杰森指了指角落里的鐘。

    那個鐘不僅沒有停下,反而隨著杰拉德出現在這里,這個鐘響得越發劇烈了。

    這代表著什么,杰森、杰拉德都清楚。

    “嗯。”

    杰拉德面容嚴肅的點了點頭。

    不過,卻沒有第一時間去處理,而是和杰森肩并肩的返回了地面。

    此刻的地面上,小利德以及諸多海港守衛,將這里團團圍住。

    看著安然無恙的杰森,所有人都是松了口氣。

    他們是真的擔心杰森出事。

    不過,那衣衫襤褸的樣子,肯定是經歷了一場大戰。

    “杰拉德大人、杰森大人,您們的衣服。”

    小利德將早就準備好的衣服遞給了兩人。

    這衣服原本全是給杰拉德準備的。

    普通的衣服可不防火。

    這個時候給杰森,也是恰好的。

    兩人本就差不多的身材,又有什么區別

    而當杰拉德、杰森將衣服穿上,再次出現的時候,所有人都仿佛出現了一陣幻覺。

    一模一樣的衣服。

    幾近一樣的身材。

    如果不是面容不同的話

    真的是一模一樣。
体彩电子走势图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