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章 上任立威

    巽州的州府所在地位于巽天府的首府巽天城。

    經過五天的曉行夜宿,王超三人來到了監察司第七組在巽州的總部,這里的建筑風格同京城監察司的風格如出一轍。

    也不知道任輕風是不是在京城太過無聊,想出來玩玩,還是想和王超拉好關系,這次親自陪同前來上任。

    第七組的職位設置也和監察司一樣,設一名組長,三名副組長,巽州下轄三十六府,每個副組長負責十二府。

    任輕風這個副司主,雖然在王超看來好像是沒有實權的虛職,但那也是相對的,對這些副組長的任免還是有一定的建議權的。

    更何況任輕風乃是神級高手,這些副組長聽說任輕風親自到來,自然不敢怠慢,趕緊招呼在家的組員到大廳集合。

    看到人員到齊了,任輕風威嚴的目光掃視了一圈,拿出王超的任命文書,高聲說道“諸位,我下面宣布一項任命

    經元老會商議決定,任命王超為監察司第七組組長,即刻上任。”

    說完,一指身邊的王超說道“這位就是新任第七組組長王超,大家歡迎”

    頓時下面響起了稀稀落落的掌聲。

    王超心里一動,看樣子自己到此上任并不受歡迎啊

    不過他臉上神色不變,笑著站了起來,無言的目光從各人的臉上一一緩慢地掃過“本人蒙元老會信任,出任第七組組長之職,深感榮幸。

    從今往后就和諸位兄弟是一家人了,希望和各位一道,共同維護帝國的利益,確保社會的公平正義。

    下面各人自我介紹一下吧”

    大廳里的人員也就二十多人,王超知道整個第七組的編制是一百人,一般每個府都會有兩名組員巡查,所以正常情況下總部的人不多。

    “副組長唐士元”

    一名相貌陰沉的中年人面無表情地說道。

    唐士元出身唐家,算起來還是唐家三少的族叔。

    四十多歲圣級后期,說起來也是一方高手了,可他這種年齡還沒有突破神級,在家族里已經沒有了更進一步的可能。

    本來這次第七組組長空缺,他是最有機會勝出的,因為按照監察司的慣例,每個組的組長空缺,基本是從三位副組長中挑選替補。

    他是年齡最大,入職時間最久的副組長,對巽州的情況也更熟悉,如果不出意外,這個組長就是他的囊中之物。

    如果能夠擔任第七組的組長,那他在家族的地位也將水漲船高。

    不過誰能勝出,最后還要看各家背后的較量,可他萬萬沒想到,幾家爭到最后居然讓一個毛頭小子漁翁得利。

    今天如果不是任輕風來,他都不可能過來,此時想讓他給王超笑臉怎么可能

    “卑職副組長李長發”

    這是一名三十多歲的青年人,全身上下散發著一股凜冽的氣勢。

    “副組長烏明禮”

    王超看去,這個烏明禮年齡應該在二十七、八歲,雙目顧盼之間,充斥著一種叫做傲氣的東西。

    在來的路上,任輕風已經向他介紹了三位副組長的情況。

    三位副組長都是圣級后期的高手,他心里也是暗呼僥幸,如果不是擊殺海族后突破到圣級中期,自己還不是他們對手。

    當然如果不是突破,估計也不會讓自己當這個組長。

    現在自己服用了“精元丹”,使得靈魂剛柔相濟愈發凝實,實力也更進一步,這些圣級后期的高手倒不放在眼里了。

    “聽聞組長曾擊殺圣級巔峰的海族高手,組里的弟兄都不相信,今天趁弟兄們都在場,王組長不如露一手。

    一來可以掃除大家的疑慮,二來可以確立組長的威信,組長意下如何”李長發笑著說道。

    嗡此言一出,原本嘈雜的現場頓時鴉雀無聲,一片寂靜,大家的目光齊刷刷地看著王超,哪怕是任輕風都是面帶微笑,含笑不語。

    哦

    王超心里并不感到奇怪,這么大的一個桃子被自己摘了,如果這些人沒有一點反應才怪。

    這個李長發他知道,屬于七殺堂的人。

    七殺堂之所以能夠在龍華大陸,冠冕堂皇地從事暗殺活動,和其背后的龐大勢力分不開。

    現在七殺堂的堂主血屠只是前臺人物,七殺堂也不僅僅只做暗殺生意,像什么賭場、歡樂場他們都在做。

    這些行業都是無本暴利,基本上大多數勢力都牽扯其中,這也是各家發生沖突最多的地方。

    而這種生意屬于上不得臺面,見不得光的,如果發生糾紛,那些大佬級人物自然不可能自降身份地出面。

    這時候監察司的權力就顯現出來了,誰能掌控監察司,誰就能在調停過程占居主動,給自己一方帶來巨大利益。

    第七組組長的空缺,七殺堂同樣是虎視眈眈,志在必得。

    “哈哈哈,既然李副組長提出要求了,本座自無不答應之理。”

    王超哈哈一笑,來到大廳中間,他正想立威呢,這個李長發就送上門來,自然是求之不得“不過露一手也不能一個人,就請李副組長客串一下海族高手如何”

    “嘿嘿嘿能夠為組長樹立威望盡一份力,李某義不容辭。”李長發嘿嘿一笑“不過刀劍無眼,假如一時收手不住,還請組長見諒。”

    說罷抽出腰間的金色彎刀,內心冷笑不已,你小子既然不知天高地厚,我就把你打成重傷,留你一條小命,看你今后還如何指手畫腳的。

    “無妨,李副組長盡管全力出手。”王超擺了擺手,略帶遺憾地說道“可惜你只是圣級后期,即使擊敗你,也顯不出我擊殺圣級巔峰海族的威嚴。”

    “好,組長小心了”李長發聞言,眼中厲色一閃,對方不僅沒把他放在眼里,更是赤果果的瞧不起啊

    手中彎刀猛然一揮,一道金色刀芒瞬間劃破空間距離,眨眼間到了王超面前,其散發的驚人威壓,使得坐在兩邊的組員紛紛退到遠處。

    烏明禮的眼底不由閃過一絲忌憚之色,他一直都不把唐士元和李長發放在眼里的,唐士元就不說了,四十多歲了,已經沒有了上升的空間。

    李長發也三十多了,即使能夠再進一小步,最多達到圣級巔峰了不得了,怎么能和自己二十多歲正是潛力無限的年齡相比
体彩电子走势图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