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百四十章 宗門任務(一更到,推薦票)

    岳南山脈北麓的云緲山的山峰上,有一大片雕欄玉砌的宮殿式樓閣,有些身穿制式長袍的弟子進進出出,這里正是吳氏家族的所在。

    在牌樓前的空地上,一個英俊瀟灑的公子哥踩著青色葫蘆降落下來,和周圍的弟子打了招呼直接往里面走去。

    這里的建筑都極其豪奢,每一棟樓臺都是用極其明貴的桐木和整塊的青石搭建而成,每一座樓都上面都雕刻著飛禽走獸,建的極其精美,一幢幢樓臺上雕刻的圖案沒有一座是重疊的,而且這些宮闕上隱約有靈光閃過,上面都布下了極其厲害的禁法。

    只見他穿過前庭來到后院,來到一處青光籠罩的樓閣前,只見上面寫著蒼勁的“靜思堂”三個黑色大字。

    只見那公子哥一拍儲物袋飛出了一張青色的符箓,往上面一貼,結果那青色光幕立即蕩起了一圈圈的漣漪,裂出了一道可供人進去的光門。

    只見他將符箓一收,邁步走了進去,而這時那石門飛快的縮小,最后完全彌合,光幕又恢復了原樣。

    這樓閣里面并不算大,只有十余丈寬的幾丈高,里面堆砌都是黑色的玉石,不遠處有幾千根蠟燭在燃燒,一個坐在蒲團上的蒼老身影被燭光搖曳拉長,不斷的晃動。

    “祖父”那公子哥向前走了幾步,然后跪倒在地朝著遠處的人影磕頭恭敬的說道。

    “咳咳原來是峰兒,你去碧波殿可曾突破”遠處傳來蒼老的咳嗽聲,一個溫和的聲音傳了過來。

    “孫兒已是煉氣大圓滿,但還想在苦修一段時光,等法力到巔峰再服食筑基丹”那公子哥沉聲說道。

    “好”遠處的聲音帶有一絲喜色,高興的說道“你性子穩重,辦事有章法,二十幾個孫兒中我最看重的就是你了”

    公子哥聽到夸贊心里一喜,然后說道“祖父,我出碧波殿碰巧遇到陷害你的小賊。”

    “恩”老者的語調發生了變化。

    “他的相貌如此丑陋孫兒定不會看錯,孫兒出言試探他也默然。但他現在的修為并非祖父所說的煉氣四層,孫兒打聽過了那小賊巴結上了洪師伯,現在已是煉氣八層的境界。”

    “什么,煉氣八層”那溫和的聲音變得驚怒交加。

    過了片刻,遠處的蒲團飄來咬牙切齒的聲音“此人留不得”

    “孫兒已想好了一個對策,定能將這小賊悄無聲息的消失在人世間。”公子哥笑了笑,胸有成竹的說道。

    “我們吳家人決不能出手”蒲團上的聲音帶有一絲忌憚。

    “我們吳家人當然不會出手”公子哥緩緩的說道“祖父,在過上七八日是宗門去招攬散修的日子,到時候會有一位師叔帶人前去宗門管轄之地,這來回一趟要兩個月呢”

    “招攬散修你是想將那小賊也安插進去”蒲團上的人的聲音一沉,然后說道“盧老鬼那道關你打算怎么過”

    “孫兒已打聽到這次帶隊的是景師伯”公子哥得意的笑了笑,“我讓景歡去景師伯面前說上幾句,讓景師伯親自去萬獸殿點名要人,難道那盧匹夫還敢抗拒不成”

    “此技甚妙”蒲團上的人哈哈大笑。

    “孫兒認識外門的樂師弟,想將他也安排進招攬散修的任務。只要我們許下重利讓他出手,干掉一個煉氣八層的小修士不費吹灰之力。樂師弟是外門煉氣圓滿的頂尖高手,正在四處做任務湊靈石買法器,只要我們舍得,他肯定會出手。”公子哥緩緩的說道。

    “你去問問什么價格能讓他出手老夫掌管萬事殿幾十載,難道還會缺那區區靈石”蒲團上的老者冷哼道。

    “如果靈石不能打動他就用法器,定要請他出手斬了這小賊”老者只要想起那張麻子臉就恨的牙癢癢。

    “好,那孫子現在就去找樂師弟。”公子哥恭敬的說道。

    “記住此事瞞著你父親,他要是知曉定會阻攔”老者又說了一句。

    那公子哥自然一口答應了下來。

    那老者又叮囑了一些細節問題,那公子哥就退了出去。

    十日后,御巫鈞山的山腰是一處數十丈寬廣的石臺,陸陸續續飛來了一些御劍派的外門弟子。

    從三十到六十歲都不等,法力基本都在煉氣六層到八層,年輕資質好的弟子一個都沒有。

    這些人一個個都面帶喜色,幾個相熟的人還聚在一起談笑。

    不過也有幾個神色陰沉,滿臉不情愿的模樣。

    又等了一個時辰,石臺上已經聚集了二十多個男女弟子。忽然遠處一道遁光朝著石臺飛來。

    遁光一斂,竟是一名三十多歲的陰柔男子,身上一襲青衫,神色淡然。

    “啊,竟是天水山的景師伯”

    “晚輩葛濤師伯”

    “晚輩萬青山拜見師伯”

    “”

    御劍派的弟子看到那男子的相貌,一個個大聲念出自己的名字大禮參拜,希望能留下一個較好的印象。

    這男子是一位筑基修士,據說今年才剛剛一百五十歲就已突破筑基中期,是宗門中有潛力邁入結丹的強大修士。

    “嗯,都起來吧時間也差不多了,這人都來齊了沒有”男子隨意的揮了揮手讓眾人起身,隨意的掃了一眼說道。

    “回稟景師伯,應到二十八人現在到了二十七人,還有一人未到”一個相貌普通的女修聽到問話,趕忙拱手說道。

    “離約定時間還有半個時辰,暫且等等吧。”男子不在意的說道。

    那女修聽后向后退了兩步,恭敬的站在了一旁。

    一個麻子臉的修士跪拜后跑到了石臺的角落旁,看起了這山周圍的景色。

    可任何人都不知曉,這位看上去有些丑陋的家伙此時的心中正腹誹不已,滿肚子的怨氣沒地方撒。

    這麻臉青年不是旁人,正是韓玉,他也不知曉怎么就無緣無故摻和到這任務之中。

    韓玉從碧波殿回到了木殿,將令牌歸還給老者后就回到了茅草屋,打算專研這三道術法。

    這才過了五日,萬獸殿的小老頭就前來告知,他被安排到宗門招收潛力散修的任務中。

    韓玉自然想要推脫,但小老頭卻一口回絕,告訴了他時間地點就駕著遁光飛遠。

    韓玉心里泛起了嘀咕,去木殿去找老者詢問了一番。

    老者一聽就告知這其實的一項非常簡單的任務,就是要花費一些時間,從出發到返回宗門大概要花兩個月的時光。

    瘸腿老者有些為難的說去找至交好友免了韓玉的差事,韓玉看了他的臉色笑著搖頭拒絕。

    韓玉已受了他很多恩惠,不想在欠更多的人情。于是就拿出三本術法告知他正好在路上參悟,若是招收的散修手里有寶貝還能趁機撿漏。

    見丑姑黏一副不舍的模樣,韓玉拍著胸脯答應給她帶一些好東西,在小姑娘戀戀不舍的眼神中御器飛走。

    今天他早早的來到此處等候,發現來的弟子都是煉氣六層到八層弟子也給沒有攀談的想法,獨自站到了一旁。

    不知是不是景姓男子在的緣故,誰都不敢大聲的說話喧鬧,也不敢隨意的走動,全都老老實實的呆在原地,熟悉的人也只敢小聲的交談。

    又過了一炷香的功夫,有人看到一道灰光出現,朝著石臺飛了過來。
体彩电子走势图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