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五十七 假亦是真(三)

    原先的青銅門已經沒了蹤跡,只剩下一塊光禿禿的墻壁,古青一撿起地上的探照燈走了過去,在墻上摸了一會“厲害啊,靜悄悄的門就不在了。”

    掂量了一下手中的盒子,走回棺木旁,看了看原先放盒子的地方,發現了一塊小的凸起,想來就是沒了盒子的壓制這才觸動了機關。

    古青一將盒子放回去,等了一會,沒有任何反應,青銅門還是沒有出現。

    “難道是重量不夠”古青一拿起盒子,就要從背包里拿東西塞進去。

    “與重量無關。”鬼差按住了古青一鬧騰的手“這個機關一旦觸發,再不可逆。”

    “是個一次性的”古青一扔開了手中的盒子“剛剛為什么沒有阻止我”

    鬼差只淡淡的笑了一下,直接將手伸進棺木內,一把抓起古尸的肩膀,將它提了出來放在了一旁。

    再接著拿過棍子,朝著棺木的底部猛的戳了幾下。

    原來這棺木底下是空心的,地面有一個只可供一人穿過的洞口,里面吹出了一陣陣陰風,掀起了趴在旁邊看著的人額頭上的碎發。

    “這有個厲害的帶路就是不一樣。”古青一咂著嘴,緊了緊背包的帶子就準備翻身下去。

    “等等。”鬼差拉住已經一只腳踏進去的人,朝著一旁的夏奕揚揚頭“男的先上。”

    “哦,對對對”古青一急忙把腳收回來,朝著夏奕比了個請的姿勢“您老先來。”

    已經毫無存在感的夏奕此刻本想拒絕,但又覺得多說什么只會顯得沒有風度,只能是沉默不言,慢慢的爬了下去。

    里面是一條蜿蜒向下的小道,剛好能容納一個成年男人通過,而且與大殿較高氣溫不同,這里冷得有些刺骨。

    古青一緊隨著夏奕向下,差不多十分鐘左右,就借著這本來就向下的力滑出了小道。

    下面是一個黑黢黢的空間,夏奕拿出僅剩的兩枚信號彈連續打出,一下就看愣了。

    這里差不多有兩個足球場大小,古青一等人所處的正好在東南角的巖壁旁。

    整個內部空間呈橢圓形,處在最底部可以看到離洞頂有十層樓高的距離,而正對著這個通道出口的,是那個之前在幻境中看到的大殿的放大版。

    身后的鬼差許久之后才從通道里落了下來,拍了拍身上的土走到古青一身側“看傻了”

    “它和我之前看到的一模一樣”古青一張牙舞爪的比劃著“也是這樣的樓梯和柱子,還有那上面的雕像,只是放大了好多倍”

    說完,古青一轉身,這才看到鬼差的身上有血跡,連臉上都沾染到了不少。

    “你這是怎么了”

    夏奕也驚了一驚“上面發生什么事了”

    “先上去再說。”鬼差直接拉著古青一的手,率先的朝著階梯走了上去。

    登上了大殿后,古青一看著那八尊并排著的雕像縮了縮,這樣的材質,和那個黑無常雕像一樣。

    “熄燈”鬼差關掉了的手電“藏起來”

    夏奕躲在了第二排的一個雕像后,而古青一被拉到了大殿上案幾旁的那個雕像后。

    看了看來時的路,并沒有什么動靜,古青一湊到鬼差的耳旁“你身上的血跡怎么回事,難道是劉旭他們追來了”

    “嗯,而且他們之中不少人中了尸毒。”

    “尸毒”古青一皺著一張臉“那會怎么樣”

    “大概和你看過的喪尸片差不多。”

    “我去”古青一捂著嘴巴“連你都干不贏他們”

    “我身上的就是他們的血跡。”

    熄了手電后,這里就是漆黑一片,真正的伸手不見五指,而且不知道里面是不是有排風系統,總覺得有陰風吹過。

    古青一此刻只想讓腦子死機,這里面的經歷漸漸讓自己有些力不從心,現在既然有鬼差在,那便是什么牛鬼蛇神都不怕了,所以也就盤退坐了下來。

    不遠處的夏奕時不時回頭朝這邊看看,但無奈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見只得作罷。

    等了差不多十分鐘的樣子,就聽見來時的方向“嘣”的一聲,這伙人竟然是拿炸藥直接炸了下來。

    古青一也急忙掏出背包里的炸藥嚴陣以待,稍稍探出小半個頭緊張的看著。

    不一會就看見幾個手電的光線晃著接近,還有腳步聲的回響傳來。

    古青一扭頭看著在這里面也是亮晶晶的眼睛“要不我直接炸了他們”

    “中尸毒的已經沒了,現在這些都是正常人。”

    “差大哥。”古青一一臉賊相的再湊近了些“鬼殺人犯不犯法啊”

    “你想永世不得超生嗎”

    “哦。”古青一縮了回去扁著嘴“我錯了”

    隨著腳步聲不斷接近,古青一閉上了嘴巴,小心的看著。

    劉旭帶著僅剩的三個人走了上來,手電筒的光胡亂的晃著,走在最后的小李似乎嗓子有些啞“人不在這兒”

    好一陣沉默之后,劉旭出聲“下來的路只有一條,人應該就是在這兒,只是不知道躲在哪兒了。”

    鬼差捏了捏古青一的手心,薄涼的唇靠近耳畔“待在這兒別動。”

    冰涼的觸感立即消失,古青一急忙伸手摸了摸,身邊的人已經不在,頓時心里有些著急,不是擔心他會棄之不顧,而是擔心上了人身的他斗不斗得過外面那幾個。

    沒一會,外面的四個人好像亂作了一團,罵罵咧咧的聲音伴著凌亂的腳步聲傳來。

    “誰打我”

    “劉旭,你現在要下黑手是不是”

    “關我屁事,我也被敲了一悶棍”

    古青一小心翼翼的伸出頭去,看到混亂的光線下,有一個黑影躥來躥去,不停地在幾人之中敲敲打打。

    這一幕好像有些熟悉,好像是在哪個電視劇上看過一樣,曾經也有一個這樣功底不錯的人,一個人獨自殺進敵營之中,以個人之力,逆轉乾坤。

    不一會,這四人陣型徹底亂了,揮著棍子胡亂打著,根據哀嚎聲,應該是都打在了自己人身上。
体彩电子走势图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