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五十五章 捕奴隊

    其實浮石馱住兩個吸血鬼之后已經懸空了,根本用不了這么多人,但哈里斯和瓊很享受這種排場。

    在魔潮爆發之前,他曾經跟七個血族同胞,拉著一輛重達百噸的豪華木車前行,那輛車上只有一個秦王室的貴族,瓊也在那輛車上,她是那個貴族的高階玩物。

    “這次算是超額完成任務了吧”

    瓊甩了下鞭子,抽在拉車的一個人類后背,將他的后背抽的皮開肉綻,但那個人類一聲都不敢吭。

    收回鞭子,瓊舔了一下鞭子上的血跡“嘿嘿,人類真是殘忍的生物,他們對任何種族都殘忍,包括他們自己的同類。”

    他們抓的這些同類是要交易給永豐號的,瓊非常難以理解,永豐號的掌柜也是人類,為什么要抓這些和他們無冤無仇的同族

    這個問題在魔潮爆發之前她就想過,但一直都想不清楚,兩個完全不同的種族,總是有些完全相反的世界觀。

    哈里斯的手在懷里的精靈胸口上狠狠的抓了一把,疼的那精靈臉色煞白,緊緊的抿著嘴唇不敢發出聲音。

    “瓊,你在消耗我們的財富,受傷的人類只值一個一階魔核,完好無缺的才值兩個,你剛才的一鞭子把一個一階魔核抽飛了”

    說完,哈里斯在精靈修長的脖子上舔了舔,嚇的那精靈渾身顫抖。

    “沒關系完好無缺的意思是四肢健全。”

    瓊回頭看了一眼被繩子穿起來的奴隸隊伍“而且我們不是有意外的收獲議會的任務我們超額完成了,玩死幾個也無所謂。”

    她收回目光,皺著眉頭看了同伴一眼“哈里斯,倒是你要小心一點,這些精靈可是很貴的,弄壞一個你可賠不起。

    到時候議會怪罪下來,我可不想跟著你一起受罰。”

    哈里斯剛想說點什么,突然神情一怔,從浮石上站了起來,抽動著鼻子對著前方聞了聞“等等,我聞到了獵物的味道,有很多矮人。”

    瓊也站了起來“矮人”

    他已經看到迎面而來的秦平團隊“稀缺貨物,這次我們賺大了”

    當岳芷珊揮舞著翅膀飛到天空之時,對面所有的血族都長大了嘴巴。

    哈里斯口水都流下來還不自知“神神族,瓊,我們不是賺大了,而是要賺翻了”

    血族議會給所有的學組成員說過,只要抓到一個神族,就會立刻發放一枚二階破障丹,而且馬上給與一個普通議員席位,將來有高階破障丹將會優先使用。

    其實哈里斯不用捕獲神族,也能獲得普通議員的席位,他手里有一顆魔核,哈里斯認為他把那顆魔核上交議會,就能穩妥的成為普通議員。

    看到岳芷珊的時候,哈里斯就忍不住想到,如果把這個神族也一起上交,加上那個意外撿到的高階魔核,說不定他會成為第十四個終身議員。

    想到這里,哈里斯的眼睛都紅了。

    被繩子拴住的人群中,有幾個人的眼里流下了激動的淚水,他們不知道對面的人是岳芷珊,因為在他們的印象里,岳芷珊背后是蝶翅,不是羽翅。

    但他們都見過岳芷珊臉上帶著的東西,崢嶸面甲,崢嶸面甲在,秦平就在。

    岳芷珊也看到了奴隸群中的幾個人,她飛起來的目的就是要看看有沒有穹頂的成員。

    一道道光芒從岳芷珊的手上飛了出去,排除術、止血術,初階群體回春術,還有心靈凈化。

    岳芷珊的法術光芒給躲在草叢里化身為蟲的秦龍指明的方向,他迅速沖到那幾個人的附近,將他們手上的繩子砍斷。

    血族的注意力都放在岳芷珊身上,就算看到了一個小孩兒救了人,都沒有一個吸血鬼去管。

    哈里斯和瓊從浮石上飛躍而下,落在秦平面前“人類,你的人放跑了我的奴隸,我宣布,你們必須做出相應的賠償”

    上百個吸血鬼從左右兩側緩緩的圍了上來,秦平對周圍那些低階血族的舉動視而不見,淡淡的說道“賠償

    你想要什么賠償”

    哈里斯看到包圍圈已經形成,哈哈笑道“放了我們的奴隸,那你們就來當我們的奴隸吧”

    秦平冷聲道“曾經有幾個吸血鬼也像你們這樣猖狂,我記得有一個叫什么格里芬的。”

    既然秦平能認識格里芬,而且現在還安然無恙,那就說明格里芬已經兇多吉少了,哈里斯瞳孔一縮“人類,你對格里芬做了什么”

    秦平手腕上的涸澤之蛇緩緩松解滑落“我用這條鞭子,刺穿了他的心臟”

    “低賤的人類,竟敢傷害我們高貴的血族

    你該死”

    哈里斯說完就向秦平沖了過去。

    他身邊的瓊,和周圍的吸血鬼同時對秦平的團隊發起了沖鋒。

    哈里斯離的最近,他的利爪穿透了秦平的圣光之盾和護體罡氣,眼看著就抓到秦平的腦袋了。

    他不想殺了秦平,只想把這個人類抓住,每天割掉他一塊肉,讓他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啪”

    秦平出手快如閃電,一巴掌就扇在了哈里斯的臉上,將他抽飛出去老遠。

    另一只手甩動涸澤之蛇,刺向了撲過來的瓊。

    涸澤之蛇的實體還沒有碰到瓊,鞭梢出現的勁氣就將瓊左胸的衣衫炸碎。

    瓊大驚失色,連忙閃身躲開左胸的要害。

    “噗”

    鞭梢吐出黑刺,從瓊的胸膛正中穿了個窟窿。

    瓊低頭看了一眼穿過她身體的鞭子,嬌笑一聲“人類,你以為我們血族和你們這種低等種族一樣脆弱嗎”

    秦平淡淡的說道“在我眼里,你們這些吸血鬼比人類還要脆弱。”

    瓊的第六感告訴她,她距離死神只有一步之遙,她渾身寒毛倒豎,連忙抽身后退。

    瓊的第六感沒錯,但是她卻自己把自己送進了死神的懷抱。

    她不退還好一點,現在猛的后退,整個胸膛都被涸澤之蛇的倒勾刮了出來,心臟也被刮成一攤碎肉。

    當秦平在涸澤之蛇上鑲嵌了四階魔核之后,這條鞭子上不僅需求極少的真氣就能發出一道鞭影,倒勾的數量也整整翻了一倍,從原來的六根變成了十二根。

    而起倒勾的長度,弧度,鋒利程度都比原來有所增加,威力比原來強橫了好幾倍。

    涸澤之蛇升級以來,秦平還是第一次用它戰斗,效果出乎秦平預料的兇悍。

    “果然是這樣”

    秦平收回涸澤之蛇,盯著手上的鞭子仔細查看“三階到四階,無論是修為、裝備、魔物和靈獸靈植,都會有一個質的飛躍,這到底是為什么呢”

    “宿主,這個我可以給你解釋一下”
体彩电子走势图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