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93章

    因為魏強的事情,夏揚也在反思自己,作為一起長大的小伙伴?夏揚其實也不知道如何和魏強談?對夏揚來說,這是個兩難的問題。→八→八→讀→書,↓o≥

    夏揚和往年一樣,在大舅家住了一晚。現在夏揚家這些親戚,多多少少都有存款,在農村?衡量一個家庭的地位,至少要有一間像樣的房子。

    現在農村流行什么房型?當然是兩層小樓,和往年比起來,至少夏揚一家至少不需要分開來住了。

    1999年來了,今年對夏揚來說,其實沒有多大的計劃要去實現,該做的都已經準備好了!

    現在對夏揚來說?就是準備資金,然后做等2000年的到來,希望到時候互聯網泡沫能按時來到吧。

    具體時間,夏揚真得不記得了,就是記得夏揚也不會全力下注,現在這個世界已經因為夏揚的重生,變得已經有點跑偏了,夏揚可不想在期貨,股票上面載個大跟斗。

    當然不管怎么說?該準備還是要準備的!至少資金要準備到位!

    夏揚已經計劃好了,一是在99年底,先把在市場上收夠的那些互聯網股票慢慢拋,然后坐等泡沫出現,再趁機抄底。

    因為不知道具體時間,所以不能抄大盤了,這也是夏揚懊惱原因之一。

    這樣一出一進夏揚相信手上這些資金的規模至少可以翻個幾倍。夏揚現在采取的是穩的投資,至少對他來說是最好的方式。

    畢竟互聯網泡沫要經過至少兩年時間才會恢復正常,但對夏揚來說,這個時間段正好可以讓股票部去操作,去收購那些公司的股票。

    這只是操作的一種方法,還有一種方法也可以快速讓夏揚的資產增值,那就是收購美國國債。

    說起美國國債,夏揚一開始不明白,之所以不明白?主要那時候天天看新聞,說中國是美國最大債權國,意思就是美國欠了中國多少錢了?為什么美國會欠中國錢了?當時夏揚不明白,然后一點點了解,最后才知道,原來是買了美國國債。

    從那個時候開始,夏揚就重點了解下美國國債,為什么中國,小日笨,還有各大投資機購,富豪,都會購買美國國債了。

    說起美國國債,先了解下美國國債是什么?是指美國財政部代表聯邦政府發行的國家公債。根據發行方式不同,美國國債可分為憑證式國債、實物券式國債{又稱無記名式國債或國庫券}和記賬式國債3種。

    美國國債根據債券的償還期限不同,美國國債大致可分為短期國庫券、中期國庫票據和長期國庫債券3類。美國國債除了本土投資者外還面向全球各個國家,其往年的國債發行量平均一年是5、6千億美元。

    而夏揚要做的就是收購那些國債,因為有的國家投資公司?或者個人?會因為自身情況需要資金,手上如果有國債的話,那么就可以交易,那么這個時候就是夏揚出手的時候了。

    這些國家,投資公司,個人等不到兌現時間?但夏揚沒有關系啊!所以夏揚要準備現金,大量的現金收購市場上拋棄的國債。

    考慮到進入2000年開始,先是發生互聯網泡沫,然后是01年的911事件,夏揚相信到時候這些國家,投資公司還有個人肯定會產生恐慌,到那個時候?夏揚坐等收錢就可以了。

    家人在老家,爺爺奶奶也在夏蘭家,夏揚也收到了笙莉電話,這次夏揚特意從家拿些禮品,然后前往笙莉家。∷八∷八∷讀∷書,2∞3o≠

    現在兩人關系已經被兩家人肯定,夏家對笙莉喜歡,而笙家對夏揚也是滿意,現在只是兩人年齡小,不然真要直接登記結婚了。

    當夏揚來到笙家時,發現家里有很多人,這讓夏揚有點尷尬,人太多了,夏揚想,估計今天是笙家所有親戚來笙家聚會的日子,特別是笙家現在搬到南京來了,加上笙爸也升官了。

    笙莉很高興,早就迎接夏揚去了。

    “莉莉,這是你交的男朋友?”

    “叫什么名字啊!”

    “做什么的啊?”

    “你現在可是大明星了,朋友可不能an jiao啊!”

    夏揚聽到最后一句話時,立馬注意到這是個中年男人在說話?心想這誰啊?這么牛

    不過夏揚并沒有表現出來,一直微笑著。

    笙媽聽到這話心里咯噔一下,臉上不悅,說道:“小四,莉莉這么大了,交個男朋友怎么了?我和她爸還會害莉莉?”

    本來熱熱鬧鬧的家庭聚會突然安靜了,只有幾個小孩站在家人身邊看著屋內的這一切。

    “姐!我是莉莉的舅舅,不是關心莉莉嗎?再說了,莉莉現在還小,又是大明星?

    要是傳出去,讓媒體知道了?對莉莉以后發展不好!”

    這位中年大叔也不生氣,口中的話語讓大家都知道,他是為了笙莉好。

    笙莉正要說話,被夏揚按住了,一是夏揚覺得沒有什么,本來這是正常的家庭觀念,二來現在可是太過年的時候,別因為自己,惹得笙家過不好年。

    “叔叔說的是!”

    “我會注意的!”

    夏揚很誠懇的說道。

    看著夏揚這樣,屋內人也放心,對夏揚這個小伙子也高看一眼,但這里面絕對不包括笙莉一家三口。

    但他們不能全世界的嚷嚷啊!說笙莉的男朋友是夏揚,是那個天天媒體掛在嘴上的夏揚啊!

    笙媽瞪了一眼笙莉四舅,笙爸也是笑笑,也不好說什么,只有笙莉面無表情。

    隨后夏揚大致介紹一下自己,叫什么名字,然后自己做個小生意啊!目前在南京發展。

    就在夏揚介紹自己的時候,笙莉的手已經在使用小動作了,夏揚臉上是微笑的,其實疼啊,但還要裝下去。

    “小夏啊!會打麻將嗎?”

    “反正現在時間還長,至少還有兩個小時才會開飯,我們打一會如何?”

    笙莉四舅的提議立馬得到大家的同意,還悄悄地對笙爸說,賭品看人品,這是幫你看看女婿。

    笙爸到是無所謂,對他來說,巴不得清靜一會了!

    夏揚也沒有辦法,只好上桌了,沒有辦法,屋內全是上海人,只好以上海麻將為主,好在笙莉會打,就幫夏揚參考著。

    “小四,打多大啊!”

    “過年嗎?就10塊20吧!”

    “這么大?打得不好,要千塊輸贏的!”

    “一年也只有這一次,打吧打吧!”

    笙莉四舅看著夏揚,問道:“小夏,你有意見嗎?”

    “沒有!”

    “就按這個打吧!”

    夏揚心想,你們都談好了,問我做什么?

    夏揚會打麻將,但碼得太慢,加上還有上海麻將的規矩,還有笙莉在旁邊指點?結果老是被他們催。

    好了!

    一圈下來,夏揚輸了150多,然后付錢。

    夏揚摸摸口袋,發現只有手機和香煙,外加車鑰匙。

    “莉莉,先拿點錢給我!”夏揚小聲的對笙莉說道,然后對桌上三位笙莉家親戚說道:“馬上給!”

    “等一下!”

    屋內打起麻將起來了,小孩子們就自己玩了,還有的人在邊上觀看,笙爸就是其中之一。

    莉莉剛一走,話風突變。

    “小夏,你不會身上沒有錢吧?”

    “小夏,這樣就沒有意思了?”

    “是啊,小夏,你不是說你做生意的嗎?才100多,就沒有錢?”

    夏揚看著桌上這三位,心里想,真是見了鬼了,怎么老是針對自己啊?

    “二舅媽,四舅,小舅,夏揚身上沒有帶錢,不是正常的事情嗎?你們放心,只要你們今天能贏多少,一分錢也不會少你們的!”

    “啪!”

    一疊錢放在夏揚面前的桌子上面,現場大家臉色都不好看了。

    大家都知道笙莉這丫頭生氣了!

    “莉莉,去廚房幫你媽去!”

    “你們繼續!”

    笙爸可不想因為這點小事,讓這個節日不歡而散。

    “夏揚,放心打,我在找錢來!”笙莉臨走時,丟下這句話,讓夏揚覺得好笑。

    廚房。

    “媽!”

    笙媽在忙碌著,正在洗菜,回頭看看笙莉,說道:“怎么了?你不是陪著夏揚打麻將嗎?”

    “媽,二舅媽,四舅和小舅。。。。。。”

    隨后笙莉把發生在麻將桌上的事情對笙媽說了。

    “這幾個笨蛋!”

    “今天叫夏揚來,就是給他們一個機會的!現在好了!徹底得罪夏揚了!”

    “哼!我看啊!夏揚的身份也不能說了!”

    笙媽徹底怒了,本想好心介紹夏揚給他們認識,讓家里人至少得到一些機會,總比自己單打獨斗好啊!

    現在不光得罪夏揚,也得罪笙媽了。

    “莉莉在拿點錢給夏揚!”

    就在母女兩人在聊天的時候,笙爸來了。

    笙莉詫異的問道:“全輸了?”

    笙爸笑著說道:“差不多了!”

    “莉莉,去房間床頭柜去拿!”笙媽發話,在笙家,錢都是笙媽掌管的,可憐的笙爸和笙莉了。

    笙莉氣鼓鼓的出去了。

    “真不知道這幫人怎想的?”

    “難道我們做父母的會害自己女兒本來今天是個機會,現在好了!”

    “夏揚有沒有生氣?”

    笙媽一頓牢騷,對著笙爸。

    笙爸笑笑,說道:“夏揚沒有什么反映,但估計心里不舒服吧!放心吧,夏揚什么世面沒有見過?

    不過看來,你昨晚想的事情怕是做不成了!”

    “誒!”

    “你去外面看著吧,不要讓他們在胡亂說話了!”

    “好!”

    笙爸心想,這全是你的兄弟姐妹,我怎么說?

    在笙莉的資金支持下,夏揚總算保游住了臉面,三家贏一家,輸了接近2000元,拿著手上剩下的錢,直接交給了笙莉。

    “小夏,明天早點來,我們早上就開始打!”

    “是啊!10點鐘開始!”

    “太遲了,9點!”

    夏揚不知道說什么好,不說吧,他怕笙莉家親戚以為怕輸,說話吧?說什么了?明天來?繼續打麻將?對夏揚來說?還不如在家睡覺了!

    “明天我和夏揚要去逛街,讓我媽陪你們打吧!”笙莉可不想讓夏揚一天時間坐在麻將桌上面。

    “莉莉,收拾桌子,吃飯了!”

    廚房里傳來笙媽的聲音。

    夏揚和笙莉兩人早就商量好了,吃完飯就出去轉轉,不然又會被拉到麻將桌上。

    兩人吃完飯友好的告辭,笙爸和笙媽兩人也不想夏揚在留在家了,不然肯定會陪他們打麻將。

    看著兩人出去。

    笙莉二舅媽說到:“三妹,這個夏揚到底是做什么生意的啊?我看也不怎么樣嗎?”

    “姐!莉莉現在可是明星,談戀愛這個事情可要和姐夫把好關!”笙莉四舅說道。

    “夏揚長得還可以,從打麻將上來說,人品還好,輸了錢,也沒有發脾氣,但就是!你說這么大的人了怎么身上沒有錢了?”

    笙爸很淡定,笙媽好氣又好笑,說道:“二姐,夏揚不是說了做小生意的嗎但大生意都是從小開始的啊!”

    “小四,莉莉明年就到美國發展了,至于和夏揚兩人談戀愛,我和她爸是支持的!”

    只見笙爸點頭。

    “小弟,身上沒帶錢不是正常現象,你看看你姐夫,身上從來不帶錢!”

    屋內有驚訝的,有覺得不值得。

    “三姐,夏揚怎么能和姐夫比了,姐夫可是副市長啊!”

    “是啊!是啊!”

    “姐,你說莉莉要到美國發展,我看這正是個好機會,正好讓兩人斷了!”

    “是啊!是啊!”

    “三妹啊,夏揚做個小生意的能配得上莉莉?”

    “是啊!是啊!”

    笙爸和笙媽兩人無語了,心想說什么了?難道把夏揚身份說出來?算了吧,還是就這樣吧!

    笙媽現在不抱希望了,特別是他的兄弟姐妹來說。

    如果在讓他們和夏揚接觸,都會拉低笙莉在夏揚心中的地位。

    “打麻將!”

    “打麻將!”

    “打不打!”

    “打!”

    “打!”

    笙媽想想還是用打麻將轉移大家視線吧,省得老是談論夏揚。

    笙莉和夏揚兩人看了一場電影,然后逛個街,用了三個小時,就回來了。回來的時候蹦蹦跳跳,很是高興。

    先是和家人打聲招呼,正準備上樓。

    “莉莉,我看你手上拿得盒子,買得是什么啊?”

    “是夏揚給我買的禮物!”

    笙莉二舅媽只是看著盒子精美,對里面的東西根本不感興趣,問道:“多少錢啊!”

    “五萬多!”

    屋內安靜了!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全都看著笙莉一家”,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体彩电子走势图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