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412章 行尸走肉

    夏震越的聲音剛落,在天元戰廬周圍的墻壁之上,那些蒙面的黑衣人便已經站滿了一圈。

    看著那些人幾乎沒有任何情緒的眼睛,楚修猜測這些人很可能是死侍。

    因為,在之前趙巖出劍傷到的那兩個人的時候,他們遁走之前,曾經灑下了很多的黑色血液。

    通過已知的信息來推斷,這些人的確很可能是死侍。

    趙巖卻是不那么認為,他的感知力要比其他人更強,他能夠感覺到這些人的身體是有熱度的。

    而死侍則是利用尸體煉制出來的,就算是用活人來煉制,他們最終也幾乎是和尸體一樣,全身不會有任何的溫度。

    因為利用活人來煉制死侍的過程中,也就是他們的慢性死亡的過程。

    那種藥劑浸淫皮肉身體的滋味,是個人都受不了。

    而利用活人來煉制死侍的好處就是,他們的肉體不會因為失去了太多的生命力而腐朽,這種死侍的戰斗力往往會更強。

    而趙巖能夠感知到周圍的這些蒙面黑衣人身體上是有溫度的,也就是說,他們是活著的。

    既然是活著的,當然不會死侍。

    “他們應該被稱為行尸走肉!”趙巖看著周圍的那些蒙面黑衣人說道。

    “行尸走肉?”

    “對,真正意義上的行尸走肉,他們的靈魂已經被人完全控制,一切的行動都是被人指揮的。”

    “這和之前黎剛所施展的攝魂術不同,攝魂術雖然能夠控制人性的主體思維,但是不會時刻控制被控制好人的行動自由。”

    “在攝魂者沒有發出指令的時候,他們還是可以自由生活的。”

    “但是這些人,雖然是活人,但是在沒有控制著的指令之前,他們就如同死侍一般,一動也不能動!”

    聽了趙巖的這番解釋,讓楚修和周圍的人都感到毛骨悚然。

    “是什么人創立了這種殘忍的術法,簡直沒有人性啊?”孫良感嘆道。

    “呵呵,在野心家的意識里,人性只是一個奢侈品而已。”

    “別說修行的世界里,人命本身就賤如草芥,就是在世俗的世界里頭,不也是弱肉強食。”

    “世界各地哪一天不在爆發著新的軍事沖突,那些戰爭的發動者,對生命不也是毫無敬畏嗎?”

    聽了趙巖的話,周圍的人人回應,不過他們也贊同趙巖的說法。

    就拿之前的姜士崇來說,他在發動那場禍亂之前,恐怕也將生命當成了草芥了。

    “可是,夏家怎么會有這種東西,他們不是修煉木系和金系力量的嗎?”楚修不解的問道。

    “這點本尊沒辦法回答你,因為本尊和你知道的一樣多!”趙巖笑著回答。

    楚修好想要說些什么,但是夏震越不會再給他們時間多問。

    這個時候的夏震越看向趙巖和楚修的方向說道:“怎么樣趙先生,在這些人的手中,你可有把握逃離?”

    他雖然看著趙巖和楚修兩人,但是他卻只問趙巖,看來,即便是有了這些可怕的力量,他們還是對長興山存有忌憚的心里。

    “恩?”趙巖沒有回答夏震越的問題,卻是看到了夏震庭正在對自己使眼色,于是他便沒有搭理夏震越,對著夏震庭問道:“怎么了?”

    “先生可知道這‘集亡錘’為什么稱之為‘集亡錘’?”夏震庭將集亡錘給趙巖看著說道。

    “難道……”趙巖恍然:“難道這集亡錘和這些東西有關系?”

    夏震庭朝著趙巖點了點頭,卻并沒有出聲,因為此刻的夏震越已經用冰冷的目光看向了他。

    “夏震庭,你已經被家族驅逐了一次了,希望你吸取那個教訓,否則你將萬劫不復!”夏震越好像發現了夏震庭在向趙巖說什么,馬上出言警告道。

    夏震庭沒有說話,趙巖卻是抬頭看向夏震越說道:“怎么,你認為本尊沒有夏震庭的幫忙就對付不了你帶來的這些臟東西嗎?”

    “一些失去了靈魂的行尸走肉而已,本尊還不放在眼里。”

    “哦,那就讓這些你口中的臟東西來陪你玩玩?”夏震越就好像在和趙巖說笑一樣的說道。

    “玩玩就玩玩,本尊怕了不成?”趙巖毫不在意的說道。

    “先生……”

    “趙先生……”

    “師父……”

    ……

    一聽趙巖要親自出手,周圍的人都有些擔憂,畢竟,那些“行尸走肉”看起來非常強大,他們的實力應該不在金丹強者之下。

    趙巖就算是再強大,也不可能和真正的金丹強者一戰。

    況且這些還都是沒有靈魂的行尸走肉,他們根本不知道什么要叫疼痛。

    也就是說,只要他們不死,便會不斷的戰斗。

    趙巖看了一眼周圍的人說道:“不用擔心,你們什么時候見過本尊做過沒有把握的事情。”

    趙巖這樣一說,他們炒沉默了,他們還真的沒有見到過趙巖做過什么沒有把握的事情。

    自從趙巖在東湖之上一戰成名之后,他還真的沒有經歷過任何的失敗。

    但是,即便如此,他們還是不放心,尤其是曲勝男,她來到趙巖的身邊說道:“師父,讓我和你并肩作戰吧?”

    趙巖一聽這話,有一種莫名的感動。

    其實他知道曲勝男的心思,只不過,他的意志可不能有任何的松動。

    他的心里時時刻刻都在想著寧瑤,在沒有確定寧瑤是生是死之前,他可不能“破戒”。

    其實當初要收曲勝男為徒,也有一些這方面的考慮。

    趙巖聽了曲勝男的話,在她的鼻子上刮了一下說道:“怎么,連你都對為師沒有信心嗎?”

    曲勝男直接將趙巖刮鼻子的事情給忽略了,她拉著趙巖的衣角說道:“反正你不能有事,你要是有事了,我……”

    “住口!”趙巖嚴肅的說道:“以后不許說這種話,你師父我還有很多事情沒有做,怎么可能會出事,聽話,在這呆著!”

    說道這里,趙巖看向夏震庭說道:“前輩看好她!”

    “放心!”夏震庭卻是對趙巖很有信心的樣子回應道。

    得到夏震庭的回答之后,趙巖便朝著主席臺的下方走去。

    既然這些夏家人是來找他的,那么他當然要獨自面對。

    再說了,趙巖還真的沒有將這些東西放在眼里。

    “大不了一把火燒了,有什么呢?趙巖一邊朝著場中走著,一邊想道。

    而此時現場的觀眾卻是已經開始騷動起來。

    “趙先生要親自出手了嗎?真的很期待呢!”

    “你期待個毛啊,趙先生面對的可是金丹境界的強者,他這很可能是九死一生呢!”

    “就是,趙先生這應該是想要獨自面對,他不想連累我們!”

    “趙先生真的太偉大了,他已經兩次拯救了元洲小世界,這已經是第三次了,你說我們該如何感激他?”

    “不如,我們來給趙先生加油吧!”

    “啪”一巴掌打在這個人的腦袋上,另一個人鄙視的說道:“加油要是有用的話,我們還修煉個串串!”

    “嗚嗚嗚……我就是說說而已,你干嘛打我!”

    “別吵了,趙先生已經走到姜巖長老的身邊了!”

    這時候,所有人看到,趙巖已經帶著一張笑臉來到了戰斗場地的中央。

    在那里站著的姜巖,也在注視著施施然走過來的趙巖。

    他看著趙巖的笑臉,非常的不舒服,于是開口問道:“本座真的很想知道,你趙北辰為什么直到現在還有著這等的自信。”

    趙巖卻是面不改色回答道:“你很快便知道了。”

    說完這句話,趙巖斜著眼睛看著姜巖繼續說道:“怎么,姜長老還不出去,在這里等著與本尊并肩作戰嗎?”

    被趙巖出言驅趕,姜巖也只是“哼”的一聲,甩袖而去。

    看著憤然而去的姜巖,趙巖看向守在門口姜桓說道:“看好他,不要讓他跑了!”

    “呃……”姜桓聞言一愣,隨后回答道:“是!”

    對于趙巖的話,姜桓幾乎是言聽計從。

    “哈哈哈哈!”這時候,半空中的夏震越大笑道:“趙先生果然霸氣,臨死之前都不忘耍一下威風。”

    “不過也對,趙先生自發跡以來,還從來沒有品嘗過失敗的味道,要是沒有這份霸氣,反而不正常了!”

    “你還知道本尊沒有過敗績,那你還敢來挑釁本尊,膽子不小啊!”趙巖用一種上位這的語氣對夏震越說道。

    聽了趙巖的這句話,夏震越臉色一變,隨后冷漠的說道:“希望一會你還能夠笑得出來。”

    “給我捉活的!”

    夏震越終于下令了。

    那些站立在墻壁之上的“行尸走肉”在接收到夏震越的指令以后,整齊劃一的從天元戰廬的墻壁之上一躍而起,然后一個個有整齊的圍成一個圈,將趙巖圍在了中間。

    “還真的準備圍攻趙先生?這也太要臉了?”

    “要臉?你沒聽剛剛趙先生說嗎?在一些野心家的意識里,連人性都泯滅了,還說什么臉面?”

    “可是,趙先生僅僅還有筑基境界,而下方的那些東西可都是金丹級別的強者,他如何扛得住。”

    對于周圍的議論,趙巖也是一笑置之。

    他的心里對這些觀眾還是挺滿意的,最起碼大多數人的三觀還是比較正的。

    幾十個黑衣蒙面的行尸走肉,將趙巖圍在一個大圓圈之中,卻是還不著急出手,因為此刻的夏震越還沒有發指令。

    “哎哎哎……夏震越,你到底行不行?”趙巖都等的有些不耐煩了,于是出言催促道。l0ns3v3
体彩电子走势图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