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兩百八十二章 人贓俱獲

    黃亮亮將事情的原委同林招娣說了一遍,對方臉上的神情頓時就更慌張了,她拼命搖著頭,眼眶里都已經有了淚花,嘴上也是拼命地辯解道:“不是我不是我我沒拿,我真的沒拿什么手表。”

    黃亮亮看她這么害怕的模樣,立即就柔聲安慰道:“林同學,你別緊張,沒有人說是你拿了手表,你若是不愿意,也沒有人會強迫翻你的包。”

    “哼,不愿意讓人看,那就是做賊心虛唄。”陸昭昭這時候又是在一旁冷笑著說了一句。

    葉卓群和王萍頓時怒目而視,就要跟她理論,黃亮亮則是有些心累地攔住了葉卓群和王萍,也不去搭理陸昭昭,只看著吳暮雪說道:“你是丟東西的當事人,現在林同學也說了她沒拿你的手表,你若是不相信,咱們就找老師過來,不管是學校內部審查,還是報警找警察,都隨便你。”

    “不不行不能找警察”林招娣也不知怎么了,聽到警察兩個字,便失態地驚叫出聲,整個人開始不停地打著擺子,一付害怕到了極點的模樣。

    眾人頓時都驚詫地看向她,陸昭昭幾人更是嗤笑出聲,挑釁地看了黃亮亮幾人一眼,得意地說道:“還說她不是做賊心虛”

    黃亮亮沒想到自己的一句話會熱的林招娣反應這樣大,皺著眉頭疑惑地看著她,她是不信林招娣真的拿了吳暮雪的手表的,但她現在這樣,又實在是很奇怪,這其中究竟有怎樣的隱情,還需要問過她本人才知道。

    “我沒有拿手表,你們想看我的行李就看吧。”林招娣這時也總算恢復了正常,知道自己方才的反應太過失常,連忙顫聲說道,想洗清自己的嫌疑。

    黃亮亮幾人見她本人都表態了,便也沒有繼續阻止,看著她走到自己的床鋪前,拿出用麻袋裝著的行李。她將自己的東西一件一件從麻袋中拿出來,都是些舊衣服和隨身的用品,能看出那些衣服都是穿了好幾年的,幾乎都是由大改小的,原先應該是她姐姐穿過的衣服,日常的生活用品也十分寒磣,除了一塊擦得發白的毛巾和一支快要禿毛的牙刷,便再也沒有其他的了,這種年紀的女孩子竟是連一瓶擦臉的面霜都沒有。

    黃亮亮和葉卓群幾人對視一眼,眼中均是流露出同情之色,黃亮亮這會兒才覺得,自己雖是孤兒,但日子可比林招娣這個父母雙全的過得好多了,最起碼自己不愁吃穿,過年過節也會有幾件新衣服穿,手上還有書法比賽和平日里學校下發的獎學金,偶然想買一些自己喜歡的東西也不會拮據。

    “那是什么”就在林招娣快要把麻袋里的東西都掏出來的時候,一旁虎視眈眈盯著的陸昭昭忽然指著麻袋角落里一個發著亮光的地方指去。

    眾人聞言均是循聲望去,陸昭昭說出話的時候,手也已經伸了過去,一把將那個發光的東西拿了起來。

    “好啊現在人贓俱獲了吧,還說你沒有偷,沒偷這手表怎么會在你的行李里”陸昭昭手上拿著一塊小巧的銀色女士手表,直接伸到了林招娣的面前,咄咄逼人地質問道。

    林招娣的臉色在陸昭昭從她行李中拿出那塊手表的時候就變得煞白,眼中滿是不可置信和茫然,她被陸昭昭逼得后退了一步,她本來就是蹲在地上的,這樣的動作讓她一下子就坐倒在了地上。

    一旁的黃亮亮連忙蹲下身,將她從地上扶起來,看著她如金紙一般的臉色,心中有些不忍,但她此刻也有了些懷疑,林招娣難道真的拿了吳暮雪的手表。

    “黃亮亮,你現在還打算護著她嗎,現在東西都找到了,我們可沒冤枉她,她就是個小偷。”陸昭昭越發地咄咄逼人,盛氣凌人地看著黃亮亮和林招娣。

    “昭昭,不必和她們多說了,咱們去找老師過來吧,接下來的事情讓老師來處理。”吳暮雪的臉上浮上了一抹淡淡的微笑,以勝利者的姿態看著黃亮亮和林招娣說道。

    “我沒有偷,我真的不是小偷,我也不知道這手表怎么會在我的行李里。”林招娣搖著頭,拼命地辯解著,臉上已經滿是淚水,她像是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抓住了黃亮亮的手臂,希冀地看著她,“黃同學,你相信我,我真的沒有偷手表,你相信我”

    林招娣只是重復著讓黃亮亮信她,黃亮亮也有些為難了,看著咄咄逼人的吳暮雪幾人,猶豫了一下,還是開口同吳暮雪問道:“吳同學,你那塊手表能不能拿給我看一看”

    陸昭昭聽了黃亮亮的話很是警惕地看了她一眼,懷疑地問道:“你想做什么”

    黃亮亮只是微微一笑,回道:“這里這么多人,我能干什么,只是看一看而已。”

    吳暮雪的神情也有些狐疑,但她在外人面前向來將自己的形象經營的很好,這會兒便大度地點點頭道:“昭昭,你把手表給她吧。”

    陸昭昭雖還有些不情愿,但吳暮雪發話了,她也只能把手表給了黃亮亮。

    黃亮亮接過手表,仔細地翻看了一下,很快她就發現,玻璃的表盤上面有一道極細的劃痕,若是不仔細看,還真看不出來。

    黃亮亮心中一動,頓時有了些猜測,但她卻并沒有立即說什么,而是起身走到吳暮雪寢室四人面前,裝著還手表的樣子,目光卻是緊緊盯在那四人的臉上,等手表交到吳暮雪手中那一瞬間,她才忽然開口道:“我剛才看手表的時候,發現手表表盤上有一處劃痕呢,不知是什么時候弄壞的。”

    吳暮雪聞言很是驚訝,連忙接過手表仔細看了,果不其然,玻璃表盤上面有一條極細的劃痕,她的臉色頓時就變得十分難看,這塊手表可是她舅舅特意買來送給她的,花了一千多塊江幣,若不是為了能在同學們面前炫耀一下,她根本就不會帶來學校,沒想到她還沒戴幾天,竟然就壞了。
体彩电子走势图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