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75章 羞辱

    被王立成綁架,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深夜。

    徐暖環顧一下四周,一間破破爛爛的民房,手腳都被綁著,嘴里還被塞了不知道什么材質的布料,帶著一股發霉的臭味。

    “你醒了?”

    燈光突然亮起,徐暖下意識閉上了眼睛,只是一瞬間后,又強迫自己睜開了,略帶驚恐地看著面前身材高大,甚至還略帶正氣的臉龐。

    “不要亂叫,安安靜靜的,明白嗎?”

    王立成拿出手槍,一邊對準徐暖,一邊走了過來。

    徐暖受制于人,還不能說話,連忙點頭。

    王立成走近,扯掉徐暖嘴里的布團,“你叫什么?”

    “我叫…徐暖。”

    被綁已經不知過了多久,徐暖的聲音有些沙啞。

    “很好,那么,身為一個人質,我覺得徐小姐有必要向我展示一下自己存在的價值,你覺得呢?”

    “展示什么?”

    從這人干脆利落解決掉小胖,而不向她下手那一刻,徐暖就有了預感,他想從她手里得到的東西,絕對不能交給對方。

    “別裝傻,你知道的。”

    王立成拿出徐暖的手機,遞到她面前,“你在山林中,是如何定位到其他人的位置的,給我操作一遍。”

    “手機不行。”

    “你確定?”

    “用手機我辦不到。”

    “徐小姐。”

    一連兩次被拒絕,王立成用充滿惡意的眼神,不停地打量徐暖的臉和脖子。

    “你雖然長得不怎么好看,可勝在年輕,我覺得也不是不能忍受,你覺得呢?”

    王立成的眼神,就差沒把她給剝光了,徐暖瑟縮著往后靠了靠。

    “定位需要用電腦,這個手機性能太差了,定位不了。”

    “真的?”

    “真的。”

    徐暖連忙點頭,努力縮小自己的存在感。

    “那我就暫時相信你吧。”

    王立成說完,總算不再強求,轉過身就出去了。

    王立成出去之后,外面偶爾傳來幾句電話的聲音,徐暖得不到有效的信息,又開始把目光轉到屋子里。

    “你在找什么?”

    不知何時,王立成又進來了,當著徐暖的面把門鎖起來。

    徐暖舔了舔干澀的嘴唇,猶豫道,“這里有衛生間嗎?”

    “沒有。”

    說完,王立成立刻就反應過來了,“你想上廁所?”

    見徐暖點頭后,王立成又用那種惡意的目光打量著徐暖,戲謔地指了指屋子角落里,接近半米高的尿桶。

    “廁所就在那里,你要上嗎?”

    徐暖不可置信地盯著王立成,“那里?”

    王立成點了點頭,“對啊?尿桶總知道的吧。”

    “我知道了。”

    糾結了一會兒,徐暖還是跟生理需求低了頭,“你能解開我手腳上的繩子嗎?”

    “好啊。”

    看到徐暖的反應,王立成似乎是找到了什么好玩的東西,依言解開徐暖手腳上的繩子,當然,行動之間,也不忘占點便宜。

    徐暖揉了揉有些僵硬的手腳,這才磨蹭著走向尿桶。

    徐暖猶豫的樣子,成功讓王立成不滿了,“諾,怎么不上廁所了,還是說,你在騙我?”

    徐暖遲疑一秒,顫聲道,“你能關下燈嗎?”

    聽到徐暖的話,王立成像聽到什么笑話一樣,大笑出聲。

    “關燈?你他媽還真的把自己當回事了,愛上不上,不上趕緊跟我滾過來。”

    徐暖沒有哪一刻,這樣憎惡一個人的目光,就連他略微英俊的臉龐,比惡臭的尿桶更令人作嘔。

    可是,她現在逃不掉,沒得選擇。

    徐暖強忍著眼淚脫掉褲子,屋子內只聽得到她上廁所的聲音,羞恥感讓她幾乎不敢抬頭。

    上完廁所,徐暖老老實實地走到被綁的角落。

    王立成走過來,準備給她上綁,一走近,頓時嫌棄得不行。

    “我操,一股尿騷味,你他媽是掉尿坑了?”

    徐暖委屈地低著頭,不敢說話。

    “真他媽晦氣。”

    綁完人,王立成突然涌上來的興致也沒了,罵罵咧咧地遠離了徐暖,在旁邊的一張床上躺下。

    燈光重新暗下來了,徐暖緊繃的神經才有一絲松懈。

    王立成對她的羞辱,她怎么可能不恨,可是,現在,她更想保住自己的命,只有有命在,才能談其他的事情,比如說,報復。

    黑暗中,一柄七八厘米的螺絲刀貼身放在褲腰內側,冰涼,卻讓徐暖心底的不安稍微緩解了許多。

    一夜難眠,第二天一早,徐暖就被王立成扯了起來。

    腳上的繩子已經被解開了,被綁了一夜,徐暖的腳幾乎都站不直了。

    王立成看著面前,昨天還稍微有點姿色,今天卻幾乎不能直視的女人,耐心幾乎都要用盡了,將徐暖被綁在身后的手換到身前綁著。

    “別這么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趕緊吃完就走。”

    面前擺了一碗冷水,一個冰冷的饃,饃是面粉夾雜著玉米面做的,聞著還有股清香,吃起來卻有點難以下咽。

    徐暖就著冷水,大口大口地吃著。

    看到徐暖吃東西的樣子,一點美感也沒有,王立成更不耐煩了,“吃完了就趕緊走。”

    徐暖突然沒頭沒腦地說了一句,“這玉米饃,跟我在孤兒院吃到的味道一模一樣。”

    就這么簡單的一句話,王立成卻突然被勾起了好奇心,他從小就是在孤兒院長大的。

    “在孤兒院長大的?你是怎么混到部隊上的?”

    聽到王立成的話,徐暖很是不解。

    “什么部隊?”

    王立成頓了頓,“你不是跟那個胖子一伙的?”

    “我還在上學,他們給我錢,我就來了。”徐暖淡淡地說道。

    “嘖,難怪。”

    難怪這個女人給他的感覺那么奇怪,明明技術還算不錯,卻穿得廉價,與軍人的氣質格格不入。

    不過,得知這一點,對他接下來要做的事情,王立成更有信心了。

    等出了門,徐暖才發現他們到的是一個偏僻的小鎮,王立成找到了一間破舊的小網吧,要了一個單獨的房間,才把徐暖的手解開。

    “這已經是這個網吧最好的電腦了。”

    如果徐暖不能證明她的價值,他不介意手上多沾點血。

    “嗯,我明白了。”

    徐暖無視對著她頭的槍支,接過王立成遞來的u盤,插入電腦里,開始沿著對方提供的信息一一破解。

    “找到了,不過,這個電腦沒有接入衛星定位系統,他們具體的位置,我還需要花點時間。”

    看了看電腦顯示出來的位置,王立成點了點頭。

    “接入衛星定位系統你要多少時間?”

    徐暖謹慎道,“一個小時吧。”

    不管王立成懂不懂,多拖延一點時間總是好的。

    “那就趕快,不要浪費時間。”

    黑客技術王立成是懂一些的,看不出徐暖在耍花招,他的臉色也緩和了一些,不過,他的目光卻一直沒有離開電腦屏幕。

    在故意打出幾個錯誤的符號,而王立成沒有察覺時,徐暖就明白了王立成的水平,不到半個小時,徐暖就用電腦接入了衛星定位系統,將王立成的目的地準確地搜了出來。

    一個小時后,徐暖按時把定位共享到王立成的手機。

    “干得不錯。”

    確認了人質的價值,王立成很是高興,在徐暖提出錯開警戒點的路線時,他同意了。

    ()
体彩电子走势图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