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二十九章 浣熊市末日

    第五百二十九章浣熊市末日

    “沙沙沙……”外面的雨從一開始的淅淅瀝瀝的小雨,逐漸變成了大雨,陳楠,里昂和克萊爾一行人開著車子已經到了浣熊市,可是原本24小時燈火通明的工業城市,現在連路燈都是昏暗的,大部分住宅,工廠,商店都是漆黑一片,此時警車的電臺傳來聲音。

    “各位市民請注意,由于全市出現異常情況,建議你們前往浣熊市警察局避難,我們會為有需要的市民提供免費的食物和醫療用品……”

    “天啊,這太不真實了。”克萊爾曾經也來過幾次浣熊市,這個工業城市非常發達,雖然不大,可是人口密集。

    “警察局就在不遠處,他們一定知道些什么。”里昂安慰道。

    “是啊,可是萬一我們就是最后的幸存者了呢?會不會根本沒有其他的生還者?”克萊爾很擔心。

    “不,不會的,這個城市這么大……一定還有人或者,一定!”里昂的語氣并不是這么堅決,一路上他也看到了,沒有一個正常人,甚至連求救的聲音都沒有,宛如一個死城。

    “先去警察局,如果警察局淪陷了,那么至少我們可以補充足夠的武器彈藥。”陳楠嘆了一口氣“病毒還是爆發了……”

    “病毒,你是指什么?”克萊爾問答。

    “兩個月前的事情你還記得嗎?就是那個營救小隊的事情。他們在浣熊市的郊區附近調查的時候,據說遇到了這種怪物,但是這個消息其實只有內部人員知道,而陳楠局長就是小隊的戰術顧問,他們只有四個人活了下來,任務結束之后,小隊就解散了……”里昂說道,對于這件事情,他也是聽別人說的。

    “這么說,這個小隊里面有沒有叫一個克里斯的,他是我的哥哥!”克萊爾突然反應了過來,立刻詢問道。

    “克里斯嗎?你是他的妹妹?”陳楠問道。

    “是的,他很久沒有回來了,這次我就是來找他的!”克萊爾立刻回答。

    “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不過我能告訴你,他還活著,克里斯和我一樣,都想要查清楚浣熊市到底發生了什么,而這一切其實我么你都有了一定的眉目,所有的一切都是安布雷拉公司造成的……”但是陳楠還沒說完,里昂的車速就慢了下來。

    “真見鬼了!”里昂罵了一句,前方的道路已經被混泥土攔住了,車子無法前進,而周圍也有不少‘東西’克萊爾通過車窗看到外面有四五只喪尸,趴在地上,吞食一具尸體,不過很顯然,車子的聲音,已經引起了他們的注意,這些喪尸站起身來朝著里昂等人快速靠近。

    “我想我們應該跑了。”克萊爾感覺到不對勁了。

    “是的,你說得對!”里昂的話音未落,一只喪尸突然爬到了車子旁邊,用腦袋撞著窗戶,克萊爾也是。

    “里昂,后退!”陳楠大吼一聲,已經把左輪手槍拿在了手里。

    “嘶嘶嘶!”輪胎開始轉動,車子終于動了起來,可是,還沒有開出去幾米,身后突然出現了明亮的車燈光,是一輛大卡車,可是這輛大卡車似乎完全沒有停下來的減速,路徑上的車子和喪尸全部被卡車捻成了碎片。

    “什么!?”克萊爾大驚。

    “!!”里昂大吼了一句。

    “快下車,里昂!克萊爾!快!”陳楠的叫聲立刻讓兩人反應過來了,解開安全,但是想要下車的時候,外面的喪尸卻堵住了大門,他們沒有辦法下車了,不過就在這個時候,陳楠一腳直接連車門帶著兩只喪尸踹飛了出去,接下里,陳楠一躍而起,到了車子的駕駛位旁邊,左輪手槍連續四槍,將所有喪尸的腦袋都打成了一朵花,這個時候克萊爾和里昂才下了車。

    就在下一秒,身后巨大的卡車已經撞了過來,瞬間將原本三人乘坐的警車撞扁了。隨后發生了爆炸,將三人直接轟飛了出去。

    “克萊爾!”里昂吼了一句,“你沒事吧!”

    “我……咳咳,我還行!”克萊爾也回應道。

    不過現在沒有了警車的保護,外面的喪尸就可以肆無忌憚的攻擊了,他們朝著里昂和克萊爾就走了過去。

    繞路已經來不及了,里昂大吼了一句,“這里太危險了,我們不能呆在這個地方了!”

    “你先走,我們在警察局匯合!”克萊爾那邊也是一樣,喪尸包圍過來。

    “好的,我在那邊等你!”里昂說道,此時陳楠拉著里昂,朝著警察局走去,而此時和里昂一起走的這個已經是陳楠的分身了,他必須保證里昂和克萊爾兩人的安全,所以本體在克萊爾這邊,而分身則和里昂在一起。好在兩人也沒有詢問。

    他們是可以看到警察局的大門的,這個警察局是曾經的博物館,樣式還是中世紀經典的建筑結構,正門是沒有辦法走了,到處都是喪尸和燃燒著的車子,他們只能從另外一邊的側門進去,他們身后跟著至少二三十只喪尸,根本沒有辦法停下來,只能逃離。

    不過好在喪尸的智商很低,警察局的外圍是一層鐵柵欄,而大門其實是開著的,不過大門里面卻一只喪尸都沒有,也許沒有東西吸引他們,他們是不會發動攻擊的,陳楠和里昂用最快的速度到了大門里面,直接將鐵門鎖上,兩人這才嘆了一口氣。

    “我的天……”里昂說道。

    此時的雨開始越來越大,并且伴隨著雷聲,警察局的大門終于出現在他么你的面前,也同樣沒有鎖門,不過好在警察局有備用電源,里面的環境還不算是太黑。

    “喂!有人在嗎?”里昂喊了一句。但是沒有一個人回應他。

    “不要白費力氣了,去那邊看看。”陳楠說道,他指了指警察局的前臺,那邊有監控錄像,武器存放點,還有一些散落的文件。

    桌子上的背景字母是rpd浣熊市警察局(the  raoon  police  departnt  rpd)。

    “看一下監控,看看有沒有活人。”陳楠說道。

    。
体彩电子走势图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