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48.侯爵稱王(上官侯爵如愿登上王位)

    上官侯爵榮登權門九五之尊,論功行賞,上官侯爵當屬第一位。

    通過此番奪位之戰,上官侯爵更加離不開武明道的輔助。

    說來武明道這五年來,在權門之地,這官位簡直是平步青云,一飛登天。

    不過這也沒有辦法,誰讓武明道能力強,路子野,又不是那種沒有眼力見的愣頭青。

    這上官侯爵越來越倚重武明道,尤其是這一次武明道借助于天門實力,助他上官侯爵破功九荷神龍,這對上官侯爵來說簡直是,如虎添翼。

    上官侯爵早就想要九荷神龍,只是苦巧婦難做無米之炊,縱使這上官侯爵一身本事又如何?偏偏人家天門就是不吐這個口,只要上官侯爵有意提及另外八條神龍之時,別說到天門這一關了,就連自己家門都出去,當即就把上官侯爵的預想,給生生憋了回去。

    上官侯爵清楚,自己再有本事如何,上面有人壓制,是龍給我盤著,是虎給我爬著,給你一條雨龍,已經算是上官諸侯法外開恩了,自己再奢望什么九龍,簡直就是癡人說夢。

    而竟沒想,雖然在權門爭奪王位之時,雖然受了些許委屈,但是卻因此成功引發“天門至尊”的憐憫之心,借以天靈地羅大輪盤,從靈域之中召喚出另外八條神龍……

    因禍得福,便是如此,上官侯爵破功九荷神龍術,這東蒼天下,盡數收盡囊中。

    上官侯爵不是一個忘恩負義的人,自己稱帝之時,勢必要維護自己嫡系子弟的利益。

    本已經是金龍上將的武明道,特此破格封賞爵位,這是東蒼史上前無古人后無來者,第一個異姓者的侯爵,武明道當真是權門第一人。

    封賞之后,自然是該罰盡這天下,讓自己受盡委屈的叛黨逆賊——

    上官侯爵罷了御林軍的幾個頭目,強行廢掉了東方明的爵位,讓其次子東方朔繼承東方家族,順勢繼承東方家的爵位。

    司徒蘭的三個兄弟,也因參與了黨羽之爭,下場凄慘,首當其沖司徒蘭的二弟,作為叛黨斬首示眾,以示天威,另外兩個弟弟,一個被流放,一個被削了侯為。

    到時司徒蘭這個家中最讓人看不起的戲子唱腔的嫡長子,一步登天,名正言順繼承父親的爵位,今非昔比,因為他司徒蘭跟對了人,才有今時今日的風光,成為司徒家中唯一的榮光。

    該提拔的提拔,該發難的發難,上官侯爵這樣里里外外整蠱了一批逆黨,嘉獎了一批黨羽,自己在朝堂之上的地位更加穩固了。

    只是,在一個人的問題上,讓上官侯爵非常頭疼——上官昆陽!

    關于上官昆陽的問題,上官侯爵當真是后悔極了,當初了聽了武明道的話,沒有趁著自己情緒高漲之際殺了那上官昆陽,結果呢……

    原沒想,這上官昆陽被武明道橫腰抱著下了這天壇——

    而這武玄月甚是伶俐走上前去,本意是想搭把手,幫自己父親一把,結果武玄月剛一走進武明道一個眼神,武玄月便懂了什么意思。

    武玄月機靈,趁著靈盤還在高速運轉的時候,借機故意做了一個假動作,一個趔跌撞了出去,將那被武明道架著的上官昆陽推進了靈盤之中。

    武明道也是慣會演戲,武玄月這一個不小心的摔跤,他一個不小心脫手,兩個武功高手,輕而易舉,便把這上官昆陽給沖進了靈盤之中。

    到此,武玄月趕忙抽出靈盤靈氣,靈盤登時縮小,失去了靈氣。

    上官侯爵怔然一愣,待他反應過來怎么一回事的時候,武玄月和武明道這行云流水的配合,就是一眨眼的功夫,上官昆陽便沒了蹤影。

    上官侯爵微微挑眉,側眸疑惑道:“納蘭至尊這是何意?”

    武玄月一如既往,入戲裝傻,雖不能如同從前隨意撓頭,臉上無辜的小表情當即加分。

    武玄月合谷行禮,連連道歉道:“上官主君實在不好意思,剛才我看這孩子一臉驚傻失了魂的樣子甚是可憐,就想問其情況,結果怪我不爭氣,一腳沒站穩,竟把這孩子推進了靈盤之內……這……這……這可怎么是好呢?”

    上官侯爵自然一眼就看出了武玄月的把戲,偏偏這個時候,自己還不能夠多說什么,為何?誰讓眼前的女子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誰讓眼前的女子偏偏又是自己的心上人呢?

    就憑這兩點,上官侯爵即便心中早已經雷霆震怒,臉上卻不敢表露什么。

    上官侯爵自知道眼前的女子,在算計自己,卻還要好聲好語應和著:“沒關系的~~納蘭至尊,只要你再次激活靈盤,便可把我的侄兒喚回來了~~”

    聽到這里,武玄月愣了一下神,這嘴巴正要打開之際,武明道搶先一步道——

    只見武明道只身擋在了武玄月的面前,凜然帥氣,迎難而上,雙手奉拳行禮之——

    “回稟主上,主上可能有所不知,今日納蘭至尊用這靈盤幫你召喚出八龍,已經耗費大半的靈氣,而近日明道作戰之時,眼看敗北,納蘭至尊慷慨就義,有用靈盤出手相救,助下官攻下了那東方明老賊的阻截……這靈盤突然自己收縮了,只怕是不是……”

    上官侯爵眉宇微皺,臉上顯然露出幾分威嚴,干咳一聲道:“武上將我竟沒想你竟然如此口齒伶俐,人家納蘭至尊還沒有開口說話,這話都讓你一個人說了——武上將,你懂什么叫做待客之道嗎?”

    武明道已經感受到了上官侯爵雷霆震怒的氣焰,雖是人前壓抑,只是十足的醋味氣焰,武明道心知肚明,卻并不畏懼。

    武玄月怎么可能看著自己的英雄被他人刁難,自然她救場及時,站了出來,幫武明道說了兩句公道話:“武公子果然是觀察入微,今日之役,已經耗盡了本尊的氣力,若是想要再次激活靈盤,只怕要等本尊的身體稍稍恢復一些,才可激活靈盤——”

    連武玄月本尊都已經說到這個份上了,上官侯爵再繼續追問下去,就顯得刻意得多了。

    上官侯爵噙著笑意,拱禮示以武玄月道:“那就多謝納蘭師尊,照顧一下我的侄兒,正好我侄兒最近一段時日受驚過度,到了你的地界,若是有納蘭若葉師尊調教一番,沒準我家侄兒就恢復呢——”

    武玄月迎笑之:“那是一定的~~上官主君的侄子,就是自己家的孩子,到了我們南湘,我便會如同座上賓客一般對待他,主君放心好了——”

    誰想,這上官昆陽一去南湘之地,就是十年,而這十年的時間里,上官昆陽的容貌絲毫沒變,還是跟十歲的模樣一樣。

    武玄月給出結果是,上官昆陽掉進的靈盤中,時間錯亂,不經意間到了定格時間軸心位置,他的生命軸凍結在十歲這一年上……

    只是這小子的記性似乎不太好,已經忘記了自己叔父和父親之間的恩怨,他腦海中只記得自己的叔父是一個極其愛護自己的人,而曾經一度恐嚇并且試圖殺了他的上官侯爵從來都不曾在上官昆陽的腦海中出現過……

    ()
体彩电子走势图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