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二十三章 大神趕到

    “明著殺不了,我就暗的。”

    “暗的?”

    明槍易躲暗箭難防,想要一個人死有太多的方式,不必拘泥一條。

    馮月清在太原府那么久,并不單靠一個殺手而已。這名殺手叫‘單’,沒有姓氏,是當年煞子中排行末尾的一個。而另一個殺手,才是貨真價實的軒轅劍,‘單’一直以為這個外號是給他起的,當然不是,軒轅劍是馮月清的殺手锏。

    軒轅劍只是劍的名字,人名很少有人知曉,在十七年前的中原武林混戰之后,有數名高手隱匿江湖,其中就有中原一點紅。中原一點紅的名氣不下去飛刀葉開,事隔這么多年,此人的內力已經不是當初可比,很多人以為他已經死了。

    “你找我。”

    馮月清替他倒了一杯茶“這件事很棘手,有個人武功很高強,‘單’失敗了。”

    “連他都失敗,這個人的武功是有多厲害。”

    “呵呵。”馮月清遞給他杯子“到了你該出手的時候了,當年的中原一點紅,殺人于無形。‘單’只有你武功的皮毛而已,你不會讓我失望的吧?”

    堂堂中原一點紅,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收買的,他也不看重錢。只是,在很多年前,馮月清曾經救過他一命,而且在他最困難的時候,出錢幫助過他,就這兩點,一點紅答應幫他三次大忙,不限制時間、地點、方式等等。

    “殺掉這個知府,還有他身邊的那個和尚。”

    一點紅說“我答應幫你三個忙,如今就是第三個,這次事情過后,我會離開太原府,去隱居。”

    “這個自然,咱們之間的約定,在我這里作數。”

    在京師,李天行查了關于江湖人士的卷宗,也發現了軒轅劍這個怪異的名字。這是前一段時間的事了,起初他并不在意,可是星冉遲遲沒有消息,才引起他的擔心,不希望這個丫頭出事。

    所以,李天行說要閉關禮佛,吩咐大內總管替他把守隘口,自己一個人騎馬去太原。

    太原府是商業大府,不說逢年過節的,就是在平常日子,晚上一樣張燈結彩,窯子的女人,有點錢的商賈,都會出來玩耍,投壺什么的多的是,不知道的外人路過這里,還以為本地是多么富有。在這一片繁華之下,隱藏著多少殺機和貧窮。

    大街上,一個老太婆跌跌爬爬的跟一個員外要吃的“大官人,大官人行行好,給口吃的吧。”

    “阿呸!真晦氣!哪兒來的老叫花子,瞎了你狗眼!”這年輕的員外摟著個女人,自己咬了一口梨子,往地上一扔“吃吧,老狗。”

    星冉恰好路過,和心明二人出來放松,看到這一幕,氣的火上房。她上去抓住這個人的胳膊“你是哪兒來的狗,跟個乞丐都這么橫,王八蛋!”

    這一腳踢了對方的膝蓋,讓他整個人趴在地上了。

    星冉從地攤上買了幾個包子“老人家,這世道瘋狗太多了,你不必計較。”

    “娘的!”那員外起身大罵“混蛋!敢在太歲頭上動土!給我揍他們!”

    這就不需要星冉親自上了,四名天策衛就能讓他們屁滾尿流。

    星冉與心明來到酒樓之上,叫了幾個小菜,一壺酒,看著這些虛假的繁華,只恨自己生錯了時代。

    “怎么樣?禿驢,我剛剛做的可對?”

    心明有些尷尬,都快不好意思說了“你做的不錯,只是……你不該打那個人,我佛慈悲為懷,度人度己方為善。”

    “你是不是當和尚當傻了,能像個正常人一樣說話么?這樣的人就是欠揍,跟你一樣,你也欠揍。而且你比他還欠揍。”

    點的都是葷腥,心明也照吃不誤了,他當和尚的時候,可沒想過世俗的酒菜是這么好吃,吃的讓人過癮,雞鴨魚肉,簡直是人間美味。

    桌子對面,靠近窗口的另一個人,披頭散發的,桌上是一把劍,一身白衣,看起來翩翩公子一般,可他的年級,已經有五十多歲了,臉上有傷痕。

    星冉主意對方了一會兒,發現那劍客只盯著桌面,和睜眼瞎差不多,可他放在桌子上的那把劍可是稀罕物,比云嘯風的劍要寬一些,劍鞘很古樸,應該是一把名劍。

    星冉素來喜歡結交江湖豪杰,見此人有一股說不出的氣勢,便起身拱手“這位大哥,能交個朋友么?在下星冉。”

    男子不理她,繼續盯著桌面。

    心明轉臉看看“這個人好奇怪啊,他干嘛總盯著桌子,是不是餓的太久了?”

    男子飲下一口酒“快點吃吧,這是你們最后一頓飯了。”

    這么來氣!星冉都要跺腳了“足下是何人?這么說話,怕是有點傷人吧。”

    “他可能是腦子出了問題。”心明勸星冉坐下來“咱們吃咱們的,別打擾人家吃飯。佛祖會原諒他的。”

    星冉拍了桌子“蠢和尚!這貨要殺我們,你看不出來啊?!還特么他腦子有問題,我看是你腦子有問題!哎——老賊,你是馮月清派來的么?!”

    男子眼珠一停,手拍下劍鞘,那劍鬼使神差的飛了過來,打中星冉的腰部,有回到劍鞘內,男子喝下第二口酒“我來要你們的命,要是你們吃完了,就告訴我一聲,別做餓死鬼了。”

    星冉的傷還沒恢復,這一下也夠疼的,她嘴角流血了。

    “哎呀!”心明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你……你都流血了,這可怎么好。這位施主,你怎么可以隨意傷人呢?”

    “因為你們兩個都要死。”一點紅橫著劍“去閻王殿找債主吧。”

    嗖——一劍刺來,心明都沒抬頭看,只顧著星冉。這一劍下去,兩個人都要死,但——窗外一刀橫來,一點紅敏捷的避開,看見斬風刀扎進了木頭柱子。

    “嗯?”一點紅撇眼看過去。

    李天行從窗戶跳進來的,一身褐色長袍,英氣逼人“星冉,看來我到的很及時,剛剛好,你沒事吧?”

    星冉指著一點紅“李天行!你要是再不來,就得給我收尸了,這個兔崽子!你快殺了他!”“敢欺負我的小妹,你是哪兒來的貨色?”

    “你就是李天行。”中原一點紅橫出寶劍“果然是個厲害的后生,江湖傳聞李天行消滅宗主一派,擊敗大漠第一高手琴魔公孫悅,以一人之力對敵四絕,果然名不虛傳。我有幸能跟你交手,實在是三生有幸。”

    。
体彩电子走势图软件